【诗词伴平生】《梦的断章》——何曲强诗文九首

fengtingle 5

何曲强,湖南桃江人,1980年生。一个多年的文学爱好者。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云,入过许多行,唯独写不出许多诗文。偶有诗文发表,偶有诗文获奖。

 

《春来了》

 

春悄悄的来了

在萧萧瑟瑟的北风里

在欲说还羞的步伐里

在恋人甜蜜的眼神里

在春节喜庆的余味里

 

春轻轻的来了

在村头村尾的池塘边

在欢歌笑语的火箱边

在美丽多情的桃花江边

在幸福满足的嘴唇边

 

春静静的来了

在张灯结彩的大街上

在喜笑颜开的脸庞上

在绿意初绽的枝头上

在烟花盛开的夜空上

 

春袅袅的来了

在温暖的棉袄外

在盼望已久的窗台外

在溢满吉祥富裕的酒杯外

在辽阔无边的远天外

 

 

 

《梦的断章》

 

野狼与火焰呼啸着掠过我思想的原野

悬崖携带哲性的断裂声崩塌

花墙边的圣诞树神圣而遥远

雪一般的语言漂满纯净的溪流

历史里白光粼粼的骨骼于砾石堆上狞笑

黑夜的幽灵正在洞穿午夜时刻

戈壁滩坦露自己风雨的历程

红色的星星蓝色的星星断续的坠落

乌鸦嘴挟暮色孤寂地飞向大海

 

岩石的芒泽支离破碎光怪陆离

鹰搏击长空是种暗示是种力量

丰满的现实和淋漓的眼神碰撞

斑驳的心灵在寻找理想的苦涩和宽广

不管别人在追求什么向往什么

我那沉默里膨胀的灵魂

已从一个港湾向另一个港湾航行

 

孤独的鱼游离出半坡的哪一个陶罐

在诗歌里隐隐地哭泣隐隐地歌唱

山岗上的虎与峻峰上的松柏并存

威武正直的精神撑直中国的脊梁

一个习惯孤独的旅行者

应该以怎样的姿势怎样的疼痛呐喊

黄山黄河,长城长江

当寒山寺晚祷的钟声响起

我纵横奔驰的思维开始苏醒

 

 

 

《春的晨》

 

春的晨,曙光拉开瑰丽的帷幕

悠悠然然,娇娇娆娆

站在暮冬眷恋不舍的边沿

看见云朵洁白无暇

纷纷扰扰团团簇簇的在天际涌动

一塘朝霞晃了又晃归于安静

如细滑的洇染红与黄的绸

空气已带有清新的青草香味

风在吹动山林和荒芜一冬的稻田

夹杂许多遥远的悦耳的音符

刚劲的生机勃勃的枝条

伸触在左两侧的窗台边

那些生命的蓬勃的蓓蕾

星星点点又蠢蠢欲动

曾经花开的地方

仙人掌坚持着风姿绰约仪态万千

 

推开春光的闪亮的门扉

就走在了绿色如海的春天里面

阳光明媚,软和撩人

照耀着软桥这片多情激情的土地

苏醒的田野热烈而澎湃

三妮垅永远这么庄严雄伟

志溪河永远唱响奔放的旋律

蝴蝶舒展在薄雾里草叶上

水鸟的翅膀裁剪柳树的倒影

村姑的歌让山山水水成三月的江南

蛰伏了多时的绿和企盼

到处谱写绚烂芳香的词句

 

女儿是春的精灵是我们的热望

是爱的天使是我们的念想

和春芽一起活跃一起绽放

一起守候春天一起开始桃红柳绿的期望

一起踏上春华秋实的人生旅程

一起憧憬未来一起山高水长

 

这浅绿的耀目的清澈的春季

这鲜亮的活泼的兴旺的清晨

听春风吹拂一年胜似一年的光景

满载着雨露和向往

一路前行一路千娇百媚一路雀飞草长

走过世事的沧桑和思想的贫瘠

梦想重新放飞,再次扬帆起航

 

 

 

《夏》

 

(一)雨

忽然的雨

是跳跃的节律

敲击午夜的窗

是美人的泪

仿佛怀一腔幽怨

是西边日落

东边半天半地的连成线

 

夏天有太多的心事

雨是它们的凝结

走走停停,轻歌曼舞

褪了嫣红,翠了草叶

凉了一湾志溪河的水

 

山也青水也秀

饱满的喜悦的成熟

这一抹黄,那一丛红

清新的纯净的斑斓

 

(二)黄昏

霞光在门外

我们在窗内

坐望稻浪和群山

隐入几枚茶香当中

蝉声正起

与几友举杯

谈笑之余,微醺之后

河已在晃悠橘黄

流萤几点,钓影依在

蓝色烟雾袅袅

我们怀念青春时光

和向往流光的生活

嘴角轻轻扬起

微笑纷纷暴露在夏光里

 

(三)曲

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有一个地方

和一个季节

让人想起

让人感触

让人走进

 

这个夏天

我写不出美丽的诗

就像挽留不住风和你的容颜

只哼几支小曲

给淡然,宁静和懂听

 

 

 

《念及》

 

念及风

头发开始跳舞

念及云

那边的天际酝酿了大朵的雪白

念及绿

田垄畔已经影影约约

念及谁

是否就在腊月的水岸那边

 

念及花

夏天如约的开了

念及露

秋晨满地的眨眼

念及雨

志溪河笑出了酒窝

念及你

在来年的春吗

 

 

 

《天净沙.秋思》

 

苍老的藤纠缠于枯枝

褐色的皮剥落出绿色的盛夏

疤结处凝结成关于太阳的图腾

树匝满一圈圈岁月的痕迹

在乞求在盼望

乌鸦的清啼使黄昏心事溢漫

瑟瑟秋风吹走所有的脆弱和耻辱

飞越诅咒,滴血的翅膀染红落日

涅盘后,成一只金凤凰

天堂是最美的归宿

陈旧的巢摔碎成一溪银粼

 

木桥和长溪组成乡村亘古不变的饰物

陪伴炊烟和人家的生活

木屋里点燃昏黄的灯火

村姑用手捣碎一钵元曲

撒做满天的星光

照亮丈夫回家的路

然后,望一泓秋水

晶亮的目光倒映禾垛上的镰和汗滴

 

漫漫古道,这边是故乡,那边是他乡

瘦马得得跑近西风

游子的心房溢满乡情

他朝爱而去朝自由而去朝故乡而去

留下满路急切和希冀

马蹄扬起,不见来时的路途

枫叶灼烧孤单的灵魂

夕阳烫痛母亲的双眸

古道漫漫,驮载许多别离和流浪

长亭在十里之外梦里之乡

枯草连天处

慈祥温暖的家园已显现

 

 

 

 

《软桥的秋》

 

秋天,就这么在软桥走着,在记忆里走着。

人字,一字,大雁于十月的天随意挥洒。树叶还在苍绿,与大地惺惺相惜。野菊花灿烂在田埂处,是美丽的遐想和精致的金黄,或许还有落寞和神伤。志溪河,你已流过了这里,流过了差点望穿了的双眸,正在这天高云淡的晚秋流淌。

这个季节流光溢彩,有许许多多的梦想和欢乐,时机和选择,幸福和痛苦,都是刀雕一般的刻骨铭心。如那云,在天的最深处。

谁家的人已归来,谁家的人又离去?浅浅的寂寞如风,在丁字路口吹过。站于桥头,分明的看见,远处的山群已经斑斓。东篱边,把酒的人躲避世间的喧嚣,隐没于古时的淡泊。旧年的柳,在河面轻抚。那个人,把自己坐成一种孤独。无江雪可钓,鱼和宁静是渴望。唯有青山,伫立至今,悠然地伴随此时的天蓝,此时的温暖。

知了早已不见,犹记得它们横卧枝头,于秋的尾巴上声嘶力竭,几许无奈,又几许眷恋。荷叶田田是盛夏时的图画。那只似曾相识的蜻蜓流连忘返,是在追寻某朵凋谢的荷花,还是为了期盼,在荷梗丛里轻描淡写。

草垛错落有致,宛如棋子,点缀这暮色下的田野。几丘稻谷,还在唱着歌,于风中微笑。它们骄傲且谦虚,站成等待收割的姿势。

山缝间,白色的鸭群,蜿蜒的路,野花星星点点,还有轻晃的竹林,都在享受这柔软的阳光。

这个时候,朴素而亲切的村庄,是在秋里醉了。该有收获和收获的快乐。

 

 

 

《怀想》

 

连日的雨该有一个倾诉吧?轻弹浅唱的雨声注定会把我推入回忆。

 

而回忆隐隐约约,一如这雨,清澈透明,连绵不断而理还乱。

 

于是,在这个春天的下午,怀想一些名字。

 

往昔在浮浮沉沉,若隐若现。而今,你们在那一方,我在这一方。

 

似水年华流逝着,再也抓住不住它的芬芳。无力挽留一些什么,又无力改变一些什么。有一种心情,在春雨当中淅淅沥沥的流动。

 

纵使春夏,纵使秋冬,纵使季节不停轮回。无法枯萎的永远是那时常清晰以及感慨的时光,如诗也如画。

 

独坐东窗,想起戴望舒的小巷,丁香花一样的人影,他在记起,我也在惦记。这巷子应该在软桥的某个地方和某个时刻。

 

如青涩的梨花香,也曾凝聚过,也曾飘散过,可容颜,艳丽悠长。

 

今年繁花似锦,放走了前年和去年,在这希望的季节里是否会飞翔?

 

丽江,是一个梦,该有爱与你们同行。凤凰,是另一个梦,终究孤独一人走入。

 

春水泱泱,也许,我们都在遥想曾经的岁月,带着明媚,带着念想和遗憾,带着迷惘和忧伤。

 

木叶正朝气蓬勃。雨已停,阳光又重新润泽万物。风习习地吹过,吹皱楼后一塘春水,心在融化,荡漾。

 

 

图片

 

《窗》

 

走近窗,就是渐渐走进眼睛。在这里,我洞窥着五光十色的每一处。

 

三月的春风为谁而吹?视野里油然生起绿油油的充实,那撩人的桃花开在燕子的呢喃里,鲜活的空气装容着农人所有满足的笑声。

 

九月的秋风为谁而吹?干枯的草叶弥留之际跳最后一支舞蹈,歌颂者死神。叶是旗帜,为秋而歌,为歌而舞。

 

蛛网上滚动着三颗晶露,两颗晶露,唯剩一颗晶露。阳光凶烈炙烤着喘息的大地。一只鸭,打破了水的宁静,横的水,直的水,都成圆晕的水纹。一点夕阳,在山尖跳跃,在窗前跳跃,在瞳仁里跳跃。

 

我的窗,我的自然。

 

走近窗,就是渐渐走进心灵。在这里,我洞窥着各种人玻璃般易碎钢铁般坚硬的人生。

 

亿万游荡的灵魂固定在窗框,我阅读着美丑,善恶,真假,是非以及另外一些扭曲的和正直的。熙熙攘攘,利来利往,鲜花和掌声,挫折和萎靡,成功和失败,苦恼和甜蜜,憧憬和绝望。不同的人,相异的灵魂。在这人世间生旦净末丑般演绎或悲或喜或正的剧情。

 

人的窗,人的人生。

 

抓住窗棂的不仅是我流汗的一只手掌和激动的另一只手掌,还有几只振动翅膀渴求自由的飞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