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墨日记·十年·卷首语

fengtingle 3
点击标题下蓝色「浅墨日记」可快速关注
图片

浅墨日记·十年·卷首语



十年前的年幼,妄谈游尽长空仗剑天涯;十年后的今日,于褪去轻狂敛心求道;愿再十年后,终能不避风尘览云拾花。

图片

特意翻开QQ空间的第一篇日记,写于二零零六的九月初。如今是二零一六年的八月末,十年倏而过,三百多篇日记如化石般记录成长。是时候记录总结,并且将发布平台由QQ空间转移到微信公众号。一来书写更方便排版更整洁,二来如果自己的文字能为更多人带来触动,按佛家的说法——“一念相应一念佛”,那便更是功德无量了。


主题风格上,纵观我过去的文字,无病呻吟者多,而鞭辟入里者少;感时伤怀者多,而慨然奋发者少;堆叠辞藻者多,而掷地有声者少。所谓“喜淫辞而不周於法,好辩说而不求其用,滥於文丽而不顾其功者,可亡也”。所以,从今以后,日记要一改弊病,注重内容实质和表达力,肃清虚华


写作手法上,一直以来,我偏爱的是“白描”与“细节刻画”的文字风格,因为我相信只有带有“画面感”的文字才能让人看得清晰、摸得真实,才能打动人心。比起“我今天看到了那个当时和她一起喝咖啡的咖啡店,情绪上涌,我好想她”,改为“我漫步转过街角的咖啡店,那张桌和回忆中她爱我的脸,仿佛都没变”更能打动人;再比如“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要比“我梦到她在桌前化妆,竟然一时难过的无法言语”更打动人。文字是缥缈的媒体,有无限的空间去想象,却易虚空;画面是具体的媒体,每一帧每一幅都看得清楚,却易局限。二者结合在一起,当缥缈的文字找到载体——脑海中的画面,会尤其动人。难点在于二者所占的比例,度的把握是修炼写作永恒的主题。这也是浅墨日记专注努力的技法方向。类似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最重要的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文字不仅需要有表达力,还需要有传播力。孤芳自赏的文字是失败的,我以前也碍于其中。“阳春白雪”不一定是“雅”,“下里巴人”不一定是“俗”。有传播力的文字必定会像流行乐那样,雅俗共赏。所以一直致力于营造有传播力的文字,目前的心得是:一、借鉴流行音乐的歌词,行文中多用韵脚营造韵律美感。二、也是本文和浅墨日记的核心价值观:文字内容必须公正客观、理智沉稳。故作高深和清水寡淡的文艺无大用,铜臭铅俗和博人眼球的妖言是祸害。既不过分执着于苟且,也不过分追求于诗歌与远方。文行于纸,犹如人活于世:不偏倚不偏激,但真理往往不易求且易变,则姑且以事实和真相为标准,以自然的本真为标准;注重眼前的现实但恪守底线,“我之欲无碍于他人之欲”,便是底线;追求精神的自由但避免曲高和寡,大俗即大雅,包容万千才是正道沧桑。如果无人可和,可能是偏离正道。


综上:用有画面感、有韵律的类流行的文字风格,拆穿生活的谎言,歌颂生活的纯真,敬畏生活的真相,处于苟且与诗歌之间,不功利,不装逼。

图片

经过了十年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张狂,如今已步入十年铸剑期,愿自己能沉敛内心专心铸剑,盼有朝一日剑成闻道,不负江湖。


士不可以不弘毅。


以此篇大纲作为今后思考和写作的标准,不怠读者,不渎自己。




浅墨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

于 上海





图片




有一种文字介于 | 苟且与诗歌之间

图片

长按关注  浅墨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