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海航之花,二战中日本传奇的战斗机——A6M零式

fengtingle 1

图片

日本海航之花——A6M零式
作者:倔强的埃米尔

Overture

图片
A6M零式


零式,作为二战中日本传奇的战斗机,以其低速下灵敏的的操作反应,出色的水平面回转能力,当然还有其拙劣的防护和神风特攻而闻名于世。作为日本海航中一朵绚丽的黑樱花,零式见证了日本军国主义在穷兵黩武道路上越走越远,并最终覆灭的悲惨下场。而零式的毁灭也印证了一句话,生于不义,自当死于羞愧。

日本海航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与美国波音218(也就是P-12/F4B的外贸型)的对战中,认识到自己的十式战和三式战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日本这时急于开发自己的先进战斗机,经历了6、7、8试舰战的失败,日本终于开发出自己的战斗机--96舰战。至于95舰战,那只能算是个半自主啦。其实96最多算是个过渡品,虽然有着当时先进的下单翼布局,可是却保留了一个复古的敞开式座舱,未来这种设计一定会被淘汰的。

图片
A6M零式真实图片

其实早在1937年96舰战还在进一步改进时,日本海军大爷们就开始提出要替换96的新机型,因为是昭和12年,所以新机型被称为12试舰战。对于新机,海航提出苛刻的要求,用途上要求可以拦截对方攻击机和轰炸机,最大速度4000米高空速度为500km每小时以上,爬升性能为3分30秒内能爬到3000米高度。航程3000米最大功率1.5小时,超载状态下最大功率1.5-2小时,巡航则在6小时以上。起飞滑跑距离在风速12m/s状态下不超过70米,强度为7G时安全率为1.8(即机身结构能够承受此时受力的1.8倍)

看到这个要求,就连一向喜欢求新求全的天才堀越二郎也看不下去了,并表示:海军马鹿清酒喝多了吧,他们真觉得我们能搞出这东西?就凭我们现在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就我个人而言,96舰战就是我的极限了。

1938年的研讨会议上,上演着日本日常撕逼大戏。以源田实为首的机动派和柴田武雄为首的速度派撕的不可开交,源田实表示战斗机要与敌机格斗,机动性必须放在首位,而柴田则表示,战斗机如果被高速战斗机和轰炸机甩在后面,机动性毫无用处。

面对这种情况三菱代表堀越二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并没有卵用。所有条件军方一口咬死,半点调整的空间也不给。没办法,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再扯皮说不定,海军就一个“非国民”帽子扣过来,直接交给宪兵队了,到那时还焉有命在啊?

发动机作为飞机的心脏,自然是选好的用,而身为零战之父的堀越却对此表示十分头疼,除了日本本身发动机技术问题还有军方的自作主张。当时堀越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当时日本的1000马力级的金星三菱发动机,还有一种为适应军方逗比需求产生的小马力版金星——瑞星发动机,这台发动机名义上有900马力其实仅有875马力。不说世界最小也是世界最小之一了,其实就我们外行来看也会选1000马力的金星。

毕竟只要推力足够就是板砖我也飞给你看,大功率发动机能有效提升速度和爬升性能,但大功率的发动机意味着更大更重的机身,以及更大的风阻,小发动机则不会有这个毛病,同是还可以给飞行员一个开阔的视野。总的来说各有利弊。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瑞星,原因在于为了和中岛抢订单,堀越考虑到当时的96舰战仅有1.6吨,而他计算后得出的数据显示装有金星发动机的新机重量为3吨,而瑞星发动机型新机则是2.3吨。而海航的飞行员飞惯了小飞机,突然让他们飞个3吨的大家伙,显然不会被接受。

既然用了小发动机,那速度和爬升就必须在机体上下功夫,也就只能减重。他告诉团队每一个受力部件要精确计算其所需强度的最小范围,要精确到机身重量的十万分之一,在此期间,堀越将军方所给的安全率1.8偷偷改为了1.6。不过海军方面并没有作何反应,毕竟坐在飞机上的不是他们。

既然海军大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堀越就有薄的不用厚的,有细的不用粗的,机翼翼梁则被开了孔洞以减轻重量,甚至连装甲和自封闭油箱都给省了。

为了装下海航99-1的20mm机炮,堀越又设计了一个比96舰战明显大一圈的机体,这样倒是装下了20炮还可以增大燃油携带量。这个设计是为了以便日后在空战中烧的更猛(这句是胡说)。

为了提高盘旋能力,这要求12试的机翼负荷尽可能小,该机放弃了96舰战的椭圆尖翼梢翼形改为了传统的前后缘平直,翼梢呈圆形翼形带5度30分的上反角,同时机翼前缘下扭,以增加机翼弯度,改善飞机大仰角飞行性能。座舱变成了密封的水滴形座舱。

图片
A6M零式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零式战斗机容易起火跟网上所传的镁铝合金没有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当时零战所用住友重工的五十岚勇开发的超级杜拉铝做主翼梁,其他材料为杜拉铝,超级杜拉铝按照今天的国际牌号则是类似于7075铝合金,铝的燃点不高,但并不意味着容易被引燃,因为铝在空气中会形成致密的氧化铝薄膜可以起到很好的阻燃效果,在高空空气稀薄而且高速情况下,铝竟然在燃烧,这简直不敢想象。至于为什么易燃,这锅只能由航空燃油和油箱来背了。

但是你以为这就完了?天真!1938年,军方告诉三菱12式舰战必须用中岛荣式发动机,三菱表示你竟然玩我!要知道,三菱当时并不知道除了他的瑞星发动机,军方竟然还有备选。不过换了荣发动机还是非常好的,实验中3号机的数据好于1号和2号,除此之外,还有机身振动严重,高速下升降舵舵效敏感,俯冲时颤振问题,不过问题都还是得到了或多或少的解决,不过整个零式系列俯冲速度都是那个熊样。

1940年7月24号,12试舰战终于正是列装,并被命名为A6M2零式。在太平洋战场初期,日本训练有素的优秀舰载机飞行员打造了零式不可战胜的神话,当时除了盟军的P-40B/C和F4F-3能勉强一战外,其他的诸如F2A,P-39只是去送人头而已。当时美国飞行员几乎把所有的日本单发战斗机全看成了零战,就连固定起落架的97都被认为是零战,可见零式给美国人留下了多深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随着战争的发展,中途岛和拉包尔那些精锐飞行员损失殆尽,加之零式本身捉急的防护和美国人不断改进战术和飞机,美国海军航空兵日益老练,零式也就逐渐走向没落。最后甚至于开始自杀式攻击,不得不说零战真的是伴随日本军国主义一起,从辉煌走向覆灭。到1945年9月最后一架完整的烈风A7M被沉入名古屋的大海中,零式的故事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本文作者:倔强的埃米尔

非授权禁止转摘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