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挚友从画像中出现,善无畏前世竟是以身殉道而死的?

fengtingle 0

图片


前情提要

黑衣人唤醒蛇妖,引发洪水从而水淹千雪镇。千钧一发之际主角终于掌控了新亭侯刀,善无畏也从雷峰塔脱身,力挽狂澜拯救了千雪镇。原来大蛇和善无畏竟有师徒之谊,而这时黑衣人却突然消失,他的身份依然扑朔迷离......


图片
图片


小火煨着一锅粟米,咕嘟咕嘟的冒着清香,我切了腌好的野笋尖儿,盛在青瓷小盘里,给善无畏送去。


雷峰塔一役之后,他就病了,浑身发烧,热的像火,说胡话。


千雪镇经此重创之后,大家都在忙着救灾和迁徙,金山寺的和尚也大多下山去帮忙,偌大个寺里,白日里只剩下我和善无畏两个人


还好白云大师是个有良心的,每日里还派弟子送米面蔬菜上来,我们还不至于饿死,但是善无畏老这样,我们也回不去蒲家村,也不是长久之计。


善无畏依然紧闭双眼,只是满头大汗,似在梦魇。


图片


我捞了凉手巾给他拭汗,他却一下子睁开眼,一把握住我的手。


“做噩梦了吧?是我”


烛光中,他平日里清清亮亮的眼睛全是血丝,我有些于心不忍,他却死死攥住我的手,一字一顿的问了一句:“大明施主……如若我是恶人,你,你还会做我的朋友吗?”


若是平日里听这种话,我是一定会觉得肉麻的,但是这时不是贫嘴的时候,我反握住他的手,轻声说:“所谓好人恶人,都是那些闲人评出来的,听那些不相干的人做什么,在我这儿,你永远是好人,永远是我兄弟善无畏。


善无畏怔怔看着我,我伸手把他头上的汗一抹:“是不是雷峰塔里那个黑衣人跟你说什么了?他才是恶人呢!故意说些话来扰你心神的!你若是信了才中了他的计策!”


他摇摇头,不再说话,我扶他坐起来,说:“给你熬了粥,起来趁热喝点吧。”


他病的没什么力气了,依着我的手一口一口喝着粥。


“你这小秃驴,我跟你说,老子这辈子除了我娘,还没这么伺候过谁呢。”


善无畏虚弱的笑了:“我们是好朋友嘛!大明施主,等你生病了,我也伺候你”


“呸呸呸!你可别咒我!”


我看他终于吃了东西,心里欢喜,就说:“要我说呢,梦从想中来,你这心里边啊,老惦记那些前尘往事,自然就魇在里面,出不来了,吃完了,咱们在寺里溜达一下。”


“嗯”


图片


金山寺建在深山,自是林木参天,草木森森,衬着红墙青石,倒也有一种沉静端严的美,我扶着善无畏一边走,一边给讲着些好玩的事儿逗他开心,他虽然虚弱,但依旧很捧场,不管我吹什么牛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大明施主……咱们来这里几日了”


七八天了,怎么了?”


善无畏说:“那个黑衣人在收集神器,恐怕数目已经不小了……如果让他先拿到我的禅杖,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应该尽早启程了。”


说罢他又咳了几声,我苦笑:“你这胸怀天下,我是知道的,但起码得等病好了再说不是?现在咱们去找禅杖,遇到他不是找死吗?”


善无畏:“我不碍事的……”


“我碍事……就见不得你这病恹恹的样子!别争了,听我的,把身体养好了再说”我不由分说,这时候看见日头渐渐西斜,就说:“太阳要下山了,等会起山风了,凉,我回去给你拿件衣服。”


他点点头,我就转头回了寺里


等我回来的时候,正看见看到他站在一棵树下,仰望着林叶参天夕阳的天光透过着树影打在他淡淡的笑容上山风将他单薄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我竟有种感觉,这个人马上就要随风飘走。


呸呸呸。


我赶紧上前,用外衣把他密密的裹起来“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看树,这是梅树”他说:“之前贫僧寺里,也有这样一棵树,冬末的时候开花,白雪红梅,特别好看。”


“啊?啊,兰若寺啊!”


那早就只剩下一堆破瓦碎石了……


“……那也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他的笑容慢慢淡下去


图片


我为了让他高兴,说:“之前白云大师拿的那副画像里,不是也有梅树?你要看看吗?”


白云大师把那幅画赠给我们了。


善无畏点点头。


我兴冲冲的拉他回了屋子里,把白云大师的画展开。


画上的人手持禅杖,临风而立,仿若谪仙,而身后正有一树梅花,傲立雪中,灼灼盛开。


善无畏看着画,一直看一直看,怔怔的。落下眼泪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那是怎样一种难过。


你所有的亲人、朋友、你所熟知的、眷恋的、憎恨的、无奈的、想抓住的一切,都已经是千年前的尘埃,可是你还活着,什么都没有的活着。


我只手足无措的给他擦眼泪,说:“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是我惹你不高兴了吗?”


善无畏低着头:“阿弥陀佛,我……贫僧这几日禅心不定罢了”


图片


这时候,一个如同弦乐一样的声音响起:“善哉善哉,竟有一日,能看到禅师禅心不定,也算值得”


“谁!”我立刻警醒的挡在善无畏身前,却发现声音是从画里传来的


那时,新月半升,将古画染上了一层清晖,画中的善无畏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悲悯,而画中的辉光越积越盛,让人目眩,待我看清,画下竟走下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束着唐时发冠,穿着白色禅衣的男人,月光下,他的身姿缥缈,仿佛随时会消失在空气中。


我流连市井,自然看过不少俊美儿郎,远的不说,就说善无畏,已经算是人间难得的干净秀美了,可是比之眼前这位长身玉立的白衣男子,却显不出丝毫出色来。


他静立在清辉当中,那种出尘绝艳的美是世间绝伦的的画师都难以描画一二的,清润如玉的脸上微微一笑:“三百年不见……禅师可还记得我?”


善无畏还没来得及回答,我抢先道:“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我自非人,然而也并非是鬼,而是一缕画魂”他悠闲的说:“你没听说过一个传说吗,真正的绝世画作,是由丹青手的神魂所画,这并非虚言,当日我为禅师作画的时候,将自己的一缕魂魄封印在画中,因为我知道”


他转而看向善无畏,眼神有一闪而过的悲悯:“百年之后,我和禅师还有一面之缘


“你到底是什么人!”


“前生俗骨已故去多年,朽名已无需再提,当年有一号,你称我为摩诘就好他又看向善无畏,笑的风轻云淡:“当年禅师便是这样称呼我的,怎么?还没想起来吗?”


图片


善无畏低下头,又重新抬起头,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当年贫僧唤施主为摩诘,而施主唤贫僧为何?”


那人沉默了一下,答非所问的说:“看来前尘往事,禅师已经想起来了”

善无畏摇摇头:“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罢了,但是,那些画面里有你”


“自然,三百年前,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我心上突然泛起一丝微妙的别扭,看这人似乎没什么恶意,就说:”感觉你们似乎有话要聊,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聊。”


摩诘倒是并不客气,只是微微颔首:”有劳“


而善无畏却抓住我的手臂:关乎贫僧的任何事,大明施主都无需回避

摩诘看着他握着我手臂的那只手,轻轻笑了:“善哉,如今的无畏禅师,也有了想要保护的人了”


我心头一暖,善无畏说:“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摩诘回答:“你是兰若寺的一名僧人,法号善无畏,师从玄隐禅师,天生威禀福德,能够度化妖魔,我识得你的时候,你就在四地游方,斩妖除魔。”


“那我又是为何来到这里?”


摩诘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认识的善无畏禅师,以身殉道而死


“以身殉道?”


“说来话长,这要兰若寺的前身说起,兰若寺是人间的称呼,事实上在另外一个世界,它被称为‘盘古之眼’,盘古开天地,定三界之乾坤,留下了人间和妖魔界的封印,千万年两界互不相扰,各自太平,但是人间怨念深重,于唐朝,上古封印出现了缝隙,这便是【盘古之眼】,兰若寺也因此而建立。


本想以禅理佛光化去盘古之眼之中的戾气,然而随着盘古之眼的逐步扩大,竟成了两届之间的通道,无数妖魔从盘古之眼到人间来,区区人类,力量怎敌得过妖魔”


“有神器也不行吗?”


“一开始神器之主可抵御妖魔,但是随着盘古之眼越来越大,流窜到人间的妖魔越来越多,即使是神器也很难抵御妖魔……为了能让盘古之眼合拢,你集毕生之力,以禅杖为封印,将盘古之眼封印于兰若寺内。


善无畏喃喃的念:“这就是我没有回来找小白的原因……那我怎么会在这里……盘古之眼呢?”


图片


摩诘苦笑了一下:“兰若寺的封印并不是将盘古之印合拢,而是在盘古之眼上,设置了其他封印,使妖魔暂时无法通过盘古之眼出没,这个封印早在百年前已经失效,而彻底坏掉……是在几个月前的流星之夜。”


“流星?那,那不是正是我遇到你的那一晚吗?”我惊疑不定。


“至于你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在这个时代醒来,我也没办法给你答案”


“那……盘古之眼是不是……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是的……但是盘古之眼还未完全打开,现在最为危险的是,有人要打造利用神器,锻造神兵!”


“是那个黑衣人?”


“是的,他用神兵做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足以祸乱天下的大事,因为他身上,有一种极深的魔气。修道之人一旦成魔,屠杀和毁灭便会成为本能,我怀疑,他是要以神兵将盘古之眼彻底打开!”


我悚然一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成魔者,对万事万物必然会产生极深的恨意,没有什么比看人间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更让他快活的了”摩诘说。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魔障?”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必然是对神器熟悉之人,收集神器并不难,但神器认主,除非是主人心甘情愿的赠与,否则就是废铜烂铁一块,而他则用了一种奇异的方式使神器为己所用,若是有主的神器,他便帮神器的主人实现执念,让他心甘情愿的把神器送给自己,而如若是没主的神器,他便将神器送给有缘之人,使神器认主,再让这个主人赠与自己。


“可是神器主人不应该都是些大英雄大豪杰吗?怎么会上他的当?”


摩诘微微一笑:“就算是大英雄大豪杰也各有各的执念,人生在世,永受“求不得”“已失去”之苦,更何况神器择主标准不同,比如新亭侯刀选择你作为主人,便是因为一个“义”字。”


“什么?你是说,那把刀认我为主?”


“自然,你不是已经使用过它了吗,自此之后,除非你放弃了它,否则除你之外,无人可用”


“可是……我就是一个小瘪三小混混……”


图片


新亭侯刀的第一任主人,是蜀汉名将张飞张翼德,他为人忠义,所用之刀便只侍奉忠义之人,你虽然表面上是个小混混,但对朋友义气为先,不然,新亭侯刀也不会选择你”


我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又一想,那刀本来是野狐狸的,想来那老头也有什么“忠义”之魂,也就没什么可骄傲的了。


又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那黑衣人的用意,他利用各个神器择主的特性,尽可能的将这些神器赠送给容易掌控的小人物,神器认主之后,再让此人赠与他就容易多了。


善无畏也想到了:“那此人到底是谁呢?”


“我知道的,都是你曾经告诉我的,我已经都说了”摩诘说:“其他的就都要靠你自己了,你是兰若寺的传承,也曾经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守护者,如今乱世已生,妖魔横行,如何选择,就靠你自己了”


“可是……”


摩诘慢慢隐匿进了画中:“我任务完成,便去睡了”


“那你什么时候醒啊!”


摩诘洒然一笑,仍然盯着善无畏:“我是早已死去之人,如何会醒呢?”


摩诘消失了,却留下了无数焦虑。




善无畏在大战后元气大伤

主角和他漫步金山寺时看见梅树

使善无畏回忆起不少往事

昔日挚友摩诘白云大师的画中出现

告诉无畏关于黑衣人的一些线索

那么黑衣人究竟在哪呢?



「欲知后事如何,留待下卷揭晓」



图片

今日宝箱钥匙

图片

点击公众号底部菜单:

倩女积分→微信宝箱→输入口令

有效期:9月5日7:30~9月6日7:30

宝箱口二冬膏


图片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图片
图片

兰若奇缘(一)世界事件的“隐藏剧情”?把阿扇拐走!

兰若奇缘(二)杀女儿只为博关注?神兵初现世!

兰若奇缘(三)神兵通人意?与杭州城中命案有关

兰若奇缘(四)杜丽娘化作厉鬼害人?!神兵频繁出世!

兰若奇缘(五)黑衣人欲集齐神器为哪般?

兰若奇缘(六)善无畏被关进杭州雷峰塔?

兰若奇缘(七)善无畏和蛇妖竟是这种关系!

图片点击「阅读原文」,善无畏和蛇妖竟是这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