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年,华为“前太子:李一男杀入造车!

fengtingle 13

图片


投行业务资讯(微信公众号:touhang888),转载之文章版权归原作者。
来源:ipo观察整理自快科技、雷锋网,虎嗅APP、投资界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近能源汽车行业可谓热闹非凡,前有小米宣布造成,后有华为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就连淡出公众视野许久的李一男,如今也爆出已经悄然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


3月14日,汽车公社独家报道称,有零部件供应商知情人士透露,李一男创立的小牛电动将收购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后来小牛电动CEO李彦辟谣称:“这个跟小牛电动没有关系,属于误传。”


这个传闻对了一半,的确跟李一男有关,但跟小牛电动无关。据虎嗅从知情人士处得到的确切消息,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的收购方是李一男新成立的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牛创”)。但对方没有透露收购相关的其他细节。


报道还称,李一男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已经启动一年多,在上海等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团队规模有100多人,已经进入样车阶段。样车是对车辆的性能和设计可靠性等进行试验,验证完成,就将进入小批量试制阶段。


加上此次传出的收购北汽新能源常州高端产业基地(即上文的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或许意味着李一男造车进入了关键攻坚阶段。


根据天眼查数据,江苏牛创于2020年12月3日注册成立,法人代表、执行董事为杨敬一,监事为方卿,注册资本5000万美元,由Niutron Technologies Group Limited(疑似注册地在香港)100%控股。

图片
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结构,截图:天眼查

根据股权穿透,杨敬一还是常州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常州牛创”,注册成立于2020年10月27日,注册资本101万)的法人代表,持股19.8%。常州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李一男,持股59.41%;另一个股东是生长龙,持股比例19.8%,他同时也是小牛电动的股东,占股2.63%。


因为按照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尽管江苏牛创没有披露股权结构,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控人为李一男。


江苏牛创收购的北汽新能源常州高端产业基地、常州牛创和小牛电动工厂都位于常州市武进区,武进区俨然成了李一男的创业根据地。


之所以选择增程式造车,首先是见效快,如果造纯电动车,从从最底层的汽车电子电器架构、域控制器、操作系统开始研发,少说也要个五年,对于想在2022年拿出第一款车的李一男来说太久;其次有理想汽车在前面铺路,证明了增程式汽车目前对消费者有吸引力,做一个集成商对后进者而言是一条捷径,同时也切中了纯电动车用户“里程焦虑”的痛点。


但对于李一男来说,造纯电动车是大势所趋。那么,李一男为何会选中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呢?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长期领跑者,北汽新能源却在去年遇到了困境。今年1月29日,北汽新能源母公司北汽蓝谷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60亿-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亏损62亿-67亿元,该亏损额已经超过公司上市以来的盈利之和。


与此同时,江苏发改委前不久发布的一则通知中,也曾针对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等车企产能利用率持续多年偏低的问题点名批评。不过,北汽新能源的生产制造技术仍处于头部梯队。因此,联手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或是李一男的最佳选择。


现在的新能源赛道,可谓是门庭若市。但论造车,李一男绝对是有备而来。


天才少年,华为“前太子”兜兜转转的跳槽史


论智商,李一男绝对算的上是顶级的,15岁初中毕业,即跳过高中,考入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成为一名大学生。


1992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南巡,深圳的华为是一家年收入一亿,一两百员工的科技公司。此时,研究生还没毕业的李一男成为华为的一名实习生,其惊人的天赋很快展现,刚入职两天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总工程师。


加入华为的第四年,27岁的他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他甚至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孙亚芳之后的华为3号人物,一度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与国际巨头的厮杀中表现十分抢眼,7年间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元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元。


不过,在华为风生水起的李一男,最终没有等到接班,而是在2000年,选择离职出走创业。李一男拿着用华为期权换来的价值1000万元设备,北上创建了港湾。


没成想最终分道扬镳,港湾成为了华为的竞争对手,2003年,港湾收购了黄耀旭创立的钧天。黄耀旭是在李一男之后半年离开的,他在华为是副总裁,主管华为光通讯,这是华为的奶酪。


这让任正非愤怒不已,很快华为成立了“打港办”,最终,在华为这只巨头面前,港湾低下了头,被华为收购,李一男也再次回到华为,依旧任职副总裁,不过已经没多少实权。


2年后,李一男再次出走华为。


第二次从华为出来后,李一男开始了疯狂跳槽。2008年,加入百度,成为CTO,随后,李一男又去中国移动旗下的12580当CEO,没干多久又去金沙江当投资合伙人。一路折腾下来,都没能超出他在华为的成就。


2015年,曾经的“天才少年”李一男已经45岁了,当年,任正非创办华为时,已经44岁。李一男决定不再到处折腾,而是选择了第二次创业,启动了小牛电动车项目。


“无论是对多少事失望,也没有理由对这个时代失望。”李一男已经把小牛电动作为他最后一次创业。他当时给自己的经历总结了几个关键词:追梦、敢当、努力、疼痛、执着、无限可能。这是一个过来人的总结,每一个词都能在他的人生阶段找到参照,却没能看到成功的字眼,天然透着一丝壮志未酬的感伤。


2015年6月1日,彻底离开了电信行业的李一男,发布了小牛电动的首款新车,这是他第二次创业。在发布会上,李一男别有一番伤感: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而再过3天就是李一男45岁生日。


没想到一语成谶,更大的人生起伏马上降临,两天后,在深圳宝安机场,刚下飞机的李一男旋即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股票内幕交易。这对于小牛电动来说,就好比是孩子一出生,爸爸就被抓了。


最后,股票内幕交易罪名证实,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李一男用他妹夫和母亲的账号,在华中数控重组前重仓了1000多万元股票,最终获利700多万。而时任华中数控总裁又是李一男多年的好友,李一男被判了2年半,并处罚金750万元,错过出行黄金时代。


狱中一日,世外一年,从2015年开始,入狱两年半,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滴滴已经成为了巨无霸,而作为共享经济领域代表之一的共享单车,也在这两年迎来爆发,甚至已经结束了一波大洗牌。


比李一男大一岁的雷军和张小龙如今都已经气定神闲、功成名就。张小龙和李一男既是湖南老乡,也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而雷军的母校武汉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则只有一湖之隔,两所高校在武汉历来争风吃醋。


不过,无论如何,李一男自由了。现在,这个曾被人成为“天才少年”的人,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证明自己。


失去李一男这个“爸爸”的小牛电动,表现平平,几年间发布了四款产品,动作不大。李一男在狱中说“每天内心都在滴血”。他也曾数次申请取保候审。“我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核心灵魂人物,因为我的拘押导致公司人心不稳,投资人信心不足。”


2017年秋季,李一男刑满出狱,低调沉浸了一段时间后,在年底出现在小牛电动的年会上,他的回归,让小牛的一切重新变得可期。


这一次,他没有守候在小牛电动旁,在2018年3月,李一男宣布辞去CEO职位,并加入梅花天使创投担任合伙人。不过李一男仍旧是牛电科技最大的股东,占股超过68%,凭借大股东的身份在公司内部也会有很大影响力。


2018年10月19日,创立仅四年的小牛电动便是站上了纳斯达克,不过因为李一男曾坐过牢,所以他当时并没有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去上市敲钟。



再创业造电动汽车,李想有对手了


早在2020年9月28日,就报道小牛电动车创始人,现年50岁的李一男也开启了第三次创业,迈入了电动汽车领域。


这是第三次创业了,前两次分别是他2000年从华为出走后创办的港湾网络和2015年创办的小牛电动公司。


李一男的电动汽车创业选择的是增程式解决方案,与李想创办的理想汽车选择的增程式类似,预计是2022年上市。目前主要研发在常州和上海,团队规模不大,应该是还没有融到巨额的资金。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兴起,《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中也写入了对「增程式」的鼓励,各种「增程式电动汽车」便不断推出,让人应接不暇。

但是,对于增程,业内一直是有争议的。


持保留意见一派认为,纯电动汽车才是真正的未来,并且绝大部分车企真金白银的研发投入宣告纯电动(BEV);有不同的意见认为,在电池技术尚未完全成熟之际,增程是有过渡意义的路线。甚至,近期在大众汽车成都举办的PHEV技术交流和体验活动现场,大众集团中国区CEO、大众汽车品牌中国CEO冯思翰明确表示:增程式汽车是一种糟糕的解决方案,因为从环保理念来看,电动汽车是为了减少环境污染,但增程式电动汽车依然是烧油发电,对环境保护并不如纯电动汽车那样好。


他认为,增程式电动车具备一定价值,但发展电动车的最终目的是减少碳排放。如果是用化石燃料发电不如直接用内燃机汽车。所以说,增程式是最糟糕的方案。

大众中国研发部门负责人威德曼也表示,增程式技术已经过时,发展潜力不大。

李想为此曾公开约战大众汽车进行测试,但没有下文。


如今李一男也成为增程式电动汽车领域的创业者,至少李想不再孤单了。


随之而来的是竞争,据说李一男的电动汽车定价在20万左右,理想One的全国统一零售价是32.8万元,也就是说,同样是增程式电动汽车,李一男的团队研发的车比李想的车便宜10万元左右。


当然,李一男的汽车如今还只是样车研发阶段,连小批量的生产都还没有做。所以未来两家公司会有怎样的竞争,目前还难以预测。


目前电动汽车创业领域也汇聚了李斌、李想、何小鹏、沈晖、李一男、贾跃亭等多位企业家大佬,当然他们之中创业水平参差不齐,前三位大佬的公司已经成功在美国上市,后三位的企业仍在萌芽或蓬勃发展或停滞期,有待继续努力。


业内一直以为小牛电动会是李一男的最后一次创业,已经财富自由的他其实完全可以做做投资就行了,但没想到突然曝出了他进军电动汽车行业的消息。想来5年前他在创办小牛电动时说的“我愿将一切过往归零,创业路上再次出发!”至今仍在奏效。


对于李一男来说,始终是停不下来的。天才、创业、投资……这些留不下的标签都是他亲手贴上,又快速更换的。如今,他再创业,造增程电动汽车,可见贴标签的故事远远还未结束。



不过造车是个烧钱游戏,李斌曾说没有200亿别想造车,雷军则宣布初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未来十年投资100亿美元用来造车。



或许投资机构早已准备好现金排着队,就等李一男开口融资了。

全文完,如果喜欢,请点亮“在看”并放到圈子里。

声明:本公众号致力于好文推送(欢迎投稿),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所发文章仅供参考交流,请勿依照本订阅号中的信息自行进行投资操作,若不当使用相关信息造成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需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加群及业务讨论,请添加微信号:E1092120015

图片

为防本号失联,请关注的我们的小号:IPO洞察风云/推新知馥,每天向您推送投行资讯、经典干货、圈内猛料。

图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