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杯”征文大赛初评过审作品137号 | 《包子,和其他洪水猛兽》李翌

fengtingle 2
图片
图片

八光分文化独家提供专业支持,《高校科幻》平台和四川大学科幻协会发起并主办,联合全国众多高校科幻社团举办的第一届“星火杯”全国高校联合征文大赛于11月7日正式启动!点击了解大赛信息☞【关于举办第一届“星火杯”全国高校科幻联合征文大赛的通知


初评时间从11月7日起至12月30日,接下来,《高校科幻》平台将陆续推出通过初评的作品。


初评过审作品137号:



包子,和其他洪水猛兽

文/李翌

本文共计7892字

预计阅读时长需要20分钟


火41叫火41是因为他出生那天是火星自贸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日,没人叫他本名。没犯事的时候唤作“火火”,其余情况下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四一”。

 

1

火妈被推进产房的前一刻还不肯放下手机,和身经百战的护士角力数轮惨败后,只好扯着绷带冲门外大喊:“抢个带火……”

话音未落,铁门尖啸着合上,红灯不急不缓地亮了起来。

 

火妈在里面奋战,火爸在外面奋战。

火爸,或者说:火爸和火家亲戚、朋友、同事、校友、邻居、看门大爷、开出租的小伙、卖烘山芋的阿姨、追讨停车费的大叔、强行拉来的路人……一句话,和火家沾亲带故、或者这辈子压根就没见过却莫名其妙被拉过来的所有人,此刻都紧张地坐在大厅狂戳手机。远远望去乌泱乌泱一片人统统没有拇指,哒哒的共振一波一波誓要从这光洁无瑕的穹顶上抠下几块铁皮。“火球术火焰杯霹雳火火舞情天冬天里的一把火……”字句搭乘气流穿过众人张合很小但飞速运动的两瓣嘴唇时已微不可闻,嗡嗡地像是在作法。

 

新生儿注册系统是兼顾家族尊严和个体自主权的产物,浪漫之余也免去了不少事端。因此尽管大费周章,却也没遭到什么异议。提前申请取得注册资格的家庭可在新生儿出生当日可通过医院局域网进入系统,选择一个性别中立的随机名字,之后按次序生成数字确保名字唯一。这个名字将伴随孩子到16岁,之后自行改名沿用终身。

火妈给自己选择的名字是樱雪·安塔西亚·梦琉璃·鸢·星幻夜,很好地利用了限定的30个字符。当她荣升为母亲的时候,身边人忙不迭以“火妈”为之加冕。

火爸单名一个字,爹。勇敢的选择。

爷爷叫李小明。

 

2

李小明坐着电动轮椅施施然向人们驶来。

老爷子有一种上了年纪的人特有的悠然态度,自以为与周遭的嘈杂焦躁形成了鲜明对比。他清了清嗓子,并没有得到期待的关注,便又干咳了两声。直到喉咙不允许他继续咳下去,终于喊:“抢到了。

众人仿佛被按了静音键。旁边种疫苗的婴儿刚想号一声,肃穆的氛围立即把他嘴边的哭叫推回腹中,仅存的呜咽也委屈地戛然而止。

火40,老李郑重宣布,抢到了。

排山倒海而来的欢呼。

 

老李托着一个打开的厚重银盒子,转向火爸。

人群自动为他俩开了一条路,敬畏的眼神交织成地上一张隐形的红毯。

火爸庄严地接受众人目光的加冕。

庄严地将脸贴向盒子发光的一面。

庄严地摸索着盒子上罗列的方形凸起。

庄严地输入验证码。

 

众人屏住呼吸。

身负重任的时空旅行者以为误入时空乱流不耐烦地转身离去,刚好错过拯救人类文明的倒数第二次机会。

火爸按下确认。

……

输错了。

此时,时间不是线性不是环状不是粒子不是波,更不是第三维度的可怜两脚兽所能想象到的任何样子,而是一团冷冰冰、硬邦邦的尴尬与沉默。类似于某种固体的玩笑。

多年以后,学者判定这是人类距时间真相最近的一次。

 

火爸将上述步骤重复了一遍。

时空旅行者也是。

 

火爸按下确认。

凝固的时间忽地融化,一泻千里。

遥远的银河系某行星上空无端冒出一头鲸鱼和一盆牵牛花。

时空旅行者正打算顺着时间潮水漂回总部宣告行动失败,因水流太急错过登陆点被直接冲到了字面意义上的时间与空间的尽头,系统默认任务达成。时间管理局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南太平洋的某章鱼梦中觉得有点饿。

某医生用电话亭烤鸡未遂怒烧恒星。

屏幕上的40变为了41。

不那么遥远的半人马座某星某物种决定放空自己。

尖耳朵大鼻子的其中一个锅盖头恋爱了。

护士推门大喊母子平安。

代写高数作业的某仿生人突发软体不稳定。

宇宙某犄角旮旯签着停战协定的一方代表突然口干舌燥咳不出一口痰。

……

上述事件在同一瞬间发生,不知使众人泪流满面以头抢地的具体是哪一件。

火妈挣扎着撑起身子看了一眼又颓然倒下,被推回去多吸了几罐氧。

李小明决定抽根烟冷静一下。

 

3

火爸火妈给火41上户口的时候顺手把李小明接了回来。听原因是室内吸烟、无证驾驶、公路竞速和恶意干扰新生儿注册系统中的一项或几项。所里一小年轻把火爸拉角落咬耳朵,说老爷子恐为“学猫叫的一代”仅存的硕果。火爸大为惊讶。

 

没人知道李小明多大,老爷子也不肯说。

光看外表可能有两千岁,老得像颗文玩核桃。年轻时绕中指纹了句“May thecigarettes I light bring cancer”,但因为是秒杀的爆单,现在能辨认出的只有“I bring cancer”。

火爸很不赞同老一辈人的死亡美学,啤酒泡枸杞、通宵拔火罐、受虐修福报什么的,但表示理解。他不能理解的是:猫是什么?为什么要学猫叫?短短六个字为何听起来如此悲壮?

李小明就这样每天下午摸鱼,傍晚种草,晚饭后从事批判,凌晨一个人抽着烟扒着窗台望天——孙子出生后就两人望天。作息十分规律,再活两千岁应该不成问题。

许是塔纳托斯开着联合收割机辛勤拉人头的时候没料到会被颗文玩核桃卡住刀片继而报废整台机器,气得从此江湖路远再也不见。从李小明开始,人类到底还是战胜了死亡。

此后,人类可以不受阻挠地爱满一万年,也能享受完整的百年孤独。好在资源都还充裕,大家也有很努力地往太阳系外探索,唯一难办的只有名字。

 

4

火41叫火41是因为他出生那天是火星自贸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日,没人叫他本名。

没犯事的时候唤作“火火”,大多数情况下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四一”,三个字被完整地喊出来还是自命名后的第一遭。

也就是现在。

 

事情是这样的。

火家围着餐桌将馍掰碎泡进羊肉汤,汤里有大白菜、粉丝、羊肉、羊血、百叶丝和小油豆腐。羊肉细腻、酥而不烂,羊血爽滑却无腥膻,粉丝的透白与大白菜的鹅黄缱绻难分,非得要韧而不刚的百叶丝约束着、吸饱汤汁的小油豆腐调解着才能勉强自持。羊汤纯白而蒜叶生青,配鲜红剁椒一碟。

火爸凝望着最新款SAVARIN饕餮CZ-9102,此生不想再换别的料理机器人。

火火如福至心灵,忽然决定在馍上挖个坑。

刚要将蘸了剁椒的羊肉塞进坑里,火家警铃大作。

火妈厉声尖叫,火爸惊慌失措,李小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大富将火火扑倒在地,大贵把他手中的半个馍一脚踢飞。

大富大贵是狗。

“火41!放下!

火火愣在地上,爷爷的厉声呵斥震得他太阳穴凸凸地胀痛。

 

“爷爷”火火懵了,“你能走啊。

“别想转移话题,你在干嘛?

“吃……吃饭?

“我是怎么说的?”爷爷一摊手,大富把半个馍叼过来。大贵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看得火火背后一寒。

一个事实:肌肉记忆救你命的次数是超级英雄的一百万倍,因此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火火快速说:“馒头不塞馅,辣锅不下面,毛肚十三秒……”掌声送给口括约肌!

“对啊,所以呢?

“所以什么?

“所以你为什么往馒头里塞馅?

“我塞的又不是馅。

“不是馅是什么?

“羊肉啊。

“羊肉不是馅?

“羊肉不是馅。

“羊肉不是馅什么是馅?

“对啊什么是馅。

爷爷愣住了。

“你又没说什么是馅。”火火乘胜追击。

“我不说你不会问吗?

“我不知道的东西我怎么问啊?

“不知道你说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火火觉得自己和爷爷之间迟早得疯一个,希望是自己。

大贵觉得人类都是疯的,或多或少而已。

大富只觉得吵闹。

 

李小明才知道曾以为早就死去的那座火山只是暂时睡着了。

该死,他又想起了所有人。

要孙子为冒犯他未曾经历也从未了解的历史感到抱歉是不讲道理的,李小明也知道。但他和自己太像了,像到让他无法忍受。他会把一切搞砸、所有东西,他有这个潜质,李小明知道得清清楚楚。可反观自己一辈子屁都没干成,想来火火也一样。

他值得新的生活,但必须活的明白。

 

火爸瞥见他爸的脸,严肃、愤怒,像个包浆透红的文玩核桃。

李小明深吸一口气,没人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什么。

是时候告诉你了,李小明说。

 

那一天,人类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包子支配的恐怖。

 

5

今天没有馅这个概念,连带着夹心、包心、芯这些名词也都无人知晓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未曾存在过。

就像猫,非常温柔灵巧的一种高等智慧生物。如果你选择了他而他也刚好选择了你,你就可以为他所驯服。直到有一天他们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带走了所有的温暖和欢欣,只留下一句: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干。

你们没见过,不知道猫是什么,但猫确实存在过。他是喵喵叫的,你若有幸见到一只立刻就能认出来,见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却,你会用之后的一生去怀念他。但你们没见过。

你们也没见过包子,不知道什么是馅,何其幸运啊。

我见过。

 

馅,是被完全包裹在食物内部的填充物,可以是肉、菜、糖、芝士等。

馍就是馒头,有馅有褶的馒头叫包子,个小皮薄有汤的包子叫小笼,褶子在下面的小笼叫汤包,皮厚油煎底部顶上撒葱花芝麻的叫生煎,炉烤的大号羊肉生煎叫烤包子。

方便起见我们把所有带馅的食物统称为包子,就像管所有合金都叫铁一样。

 

其实馅本来只是单纯的馅,但有一天突然不再是了。

馅,成了一个包子的大脑。非要说中枢神经、心脏、灵魂也行,我们至今不知道作用机理,因为能够解释的人早已不在了,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情感。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当你吃下包子的大脑,你的大脑也不再属于你了,你于是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一个人型的包子。你的大脑就是你的馅。之后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断制造更多的馅,转化更多的包子。

我用了“你”,但其实那时候再也没有你了。

 

是一个中学数学老师最早发现的。

我知道,因为他是我爹,你太爷。

 

班上最跳的两个学生忽地转了性一样,不造、不闹、不作。爱挤眉弄眼的两人不再眨眼了,只是木木地望着黑板,将板书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

也许是恋爱了,荷尔蒙。老师想。

月考成绩下来,唯二的满分。

老师觉得没啥,学霸来哭,要求重测。

还是唯二的满分。

老师往卷子里塞了高数题。

满分。

老师拿出一道千年大奖问题。

要了两小时,但解答出来了,伴随着一声明显的嗤笑。老师看了解答后茅塞顿开,又觉得不对劲。把学生家长喊来说明了一下情况。

爹妈喜极而泣,谢过老师,曰文殊菩萨显灵,拉着儿子回去还愿。

老师觉得邪门,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于是去找班主任。

班主任说孩子终于开窍了,这不更好吗。对了,这个芝心榴莲糖还不错,学生自己做的,尝尝?就把纸袋往他面前怼,袋子是黑色的,却发着幽蓝的光。

老师全家都不吃榴莲,架不住还是热情拿了一颗,出办公室就扔掉了。关门的时候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班主任桌上的猫咪摆件、相框、海报、贴纸、立牌、抱枕全消失了。班主任是最喜欢猫的。

老师回去把整件事跟老婆一说,老婆撸着猫笑道:成天瞎想,人家没准是怀孕了,以后科幻小说不许再看。对了,外卖来了,怂茶新品,网红芝麻爆珠桂香奶青,你拿一下。

老师说珍珠就珍珠还塞个芝麻馅,不就一小号汤圆吗,网红牌子只会炒概念收智商税,东西贵么贵的要死买都买不到,问题在也没好喝到哪去。老婆说你闭嘴喝就是了,人家火有人家火的原因,他卖的不是奶茶是阶级象征、是文化符号,你嘬的不是奶茶是生活态度、是小布尔乔亚情调。老师吐舌头说也就我惯着你这满嘴的歪理邪说了。

奶茶袋子是蓝光镭射玻璃纸,贵气是真贵气,勒手也是真疼。老师刚想埋怨两句,“哎呦!”老婆腿上趴着假寐的猫忽地弹出来,一脚蹬得她大叫。

猫叫富贵。胖橘。二十斤。平时老师举它健身。

富贵喉咙里呜呜着,像扑来一颗橘色炮弹,老师没想到这么胖的猫也能蹦这么高。富贵一爪将奶茶袋子拍下,然后是组合拳,三杯奶茶被又是抓又是踹,飚得满地都是,珍珠全给踩烂了,酱缓缓流出来。黑色的,发着蓝莹莹的光。

老师愣住了,反应过来就很气,因为地要自己擦的,作势打那猫。老婆心疼奶茶,但更宝贝富贵,拖着伤腿要拦。

富贵不为所动,一副爱谁谁的欠揍表情,一屁股坐下。毛绒绒的大尾巴在那摊有点恶心的混合物上面捣来捣去。老婆崩溃了,因为猫要她来洗的。抹的差不多了,富贵便昂头走了,尾巴抡来抡去很得意的样子。

尾巴狠狠地抽了富贵几下,富贵一蹦老高,专心与尾巴搏斗起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老婆说富贵在为自己动物本能闯下的祸惩罚自己,本质是很乖的,你看他还帮忙擦地。

奶茶的事情不了了之。

 

第二天上班,全校一夜之间爱上厨房,酒心巧克力、泡芙、月饼、小笼、汤包、水饺、锅贴、汤圆、包子,什么都有。有的人做的东西赛过一泡污,腆着脸非逼人家吃一口。老师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念着“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推开了一波又一波人。

疯了,全疯了。老师想,鬼晓得又是哪个台搞的全民炸厨房综艺。炒菜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的。打电话跟发小老赵吐槽,老赵说他这也是,一个个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好容易用“麸质过敏”糊弄过去,第二天又端着无麸质牛肉馅司康过来了,牛肉馅!那还叫司康吗?我反正是不吃,最近轻断食,改吃草。老师说麸质过敏好,很小布尔乔亚,学习了。老赵搞传媒的,时尚弄潮儿、文化逍遥客,老师很信他。

老师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家发现老婆做了满满一桌子炭,又是欣慰又是感动。此前,她唯一能烧熟的只有沙西米。

“老公,你吃吃这个油面筋塞肉!”老婆笑得少有的温柔。

老师看看筷子上戳的一块煤球,又不敢动了。

谢天谢地儿子正好开门,扛着富贵,累的半死不活:“富贵又翻垃圾桶了,一头栽进去,要不是我扔垃圾看到,没准就给车运走了。

富贵一见老婆,毛都炸了,喉咙里呜呜的,像见了情敌一样。

老婆也恨恨地呜咽起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怪事,老婆跟富贵最亲了。

富贵的尾巴又开始疯狂地打他的头。富贵这回没管,跳过去对老婆脸就是一爪,然后咬住老师的袖子死命往下拖。

老婆没叫,一声都没吭,最爱美的老婆脸上被富贵抓得鲜血淋漓,但她一声都没吭。脸上还是那温柔的笑容,渗着血,有一丝诡谲:“不尝尝吗?老公。

血淌下来,她眼睛里是幽蓝的光。

老师拽着儿子抱着猫夺门而逃。

 

很久以来幸存者们只靠社交网络交流。

被支配的人们服务于某种共同意识,充实到没空关心社交网络。

况且除了缩在房间里胆战心惊地玩手机,幸存者们也实在做不了什么了。

这些东西,寄生兽们,用老赵的话讲——包子生物,没有提出任何诉求。他们只是安静地,用带馅的食物为诱饵潜伏进大脑,替换一个又一个的人。

他们甚至无意破坏社会秩序,社会依然平稳地运行着,被取代的人们仍各司其职。

也就是说,网上还是每天有东西可看。

 

职员需要吃饭喝水上厕所睡觉领工资的BUG已得到修复。

恐猫人数暴增,新的养猫管理条例现向全社会征求意见。

包子取代咖喱成为世界第一大美食,意大利方饺首次上榜。

世界范围内全面停战,经济增速创百年最高纪录。

科学研究表明猫咪致癌,建议避免与猫咪接触。

二十国宇航局联合成立“天盾”,建设地球保护屏障以防外来入侵。

世界文娱产业全面凋敝,影视大厂申请破产保护。

……

 

其实只要胆子够大,并且坚决不吃带馅的食物,人类与这些生物是可以共存的,头像是狐狸的一名网友指出。主张和平共处的人们围绕他拉起了一个阵营,称为“狐派”。

你们有没有觉得,包子生物有点仇猫,宠物版的版主说。

人们于是开始分析猫咪动态,最终得出结论:包子生物害怕猫咪,当猫咪叫的时候,包子生物会停止一切活动。与未进入人体的包子生物搏斗后的猫咪,尾巴开始失控,可能尾巴是用来囚禁包子生物的工具。建议学习猫叫。鉴于网上全是猫图,社交网络目前应该是安全的。

包子生物的目的也许是取代人类,在我们现有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文明。我们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已经等待很久了。当天盾建成之时,整个地球都是他们的“馅”了。熊猫头像的一名网友组织起了“熊猫派”,号召和包子生物抗争。

狐派说目前为止包子生物做的一切都比我们好,见鬼,他们消灭了癌症!更不用说尾气、堵车、烂片、鱼尾纹,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骂熊猫派是阴谋论者,心胸狭窄,人粹主义。

熊猫派宣布直播回应。

 

晚上七点。

十六亿双眼睛盯着屏幕。

除了包子生物加班敲键盘的声音,万籁俱寂。

熊猫派代表出现了。

着红色T恤,戴熊猫面具。

 

6

朋友们。

七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人类文明。它由血与火、忧与泪炼成,没错,但也同样锻造出了花与诗、爱与梦。

今天,一个关系我们全人类、关系到我们这悠久的文明能否存续的危机出现了。这危机使语言不同、信仰各异、利益冲突的我们聚集到这里,放下傲慢与偏见,来讨论我们的未来。

 

是的,我们无法否认。他们搞定了堵车、废气、污水、噪音;他们消除了痛苦、疾病、衰老、死亡;他们战胜了罪恶、危险、抢劫、谋杀;他们消除了资源稀缺、生产过剩、经济危机、贫富差距……他们停止了战争,还把我们的经济和科技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这些都是千年以来我们想做而未做成的。

我们同样不能否认的是,他们也一并带走了爱、梦与歌,带走了这些不断提醒我们自己只是人类的东西。他们焚毁了诗歌、小说、散文,删除了电影、电视、纪录片,抹杀了歌剧、戏剧、音乐剧;消除了油画、水彩、木刻版画……无限的生命使我们忘记如何去爱,安逸的生活消磨了我们的梦想,分明的秩序使我们没有时间放歌,我们什么都不缺,所以我们什么都不珍惜、什么都不在乎。但这些,才是使人类成为人类的东西。我们会哭、会恨却也会爱;会老、会死却也会追忆;会怒吼、会哀嚎,有时也会唱歌。可是现在,那些逝去的同胞,曾经的爱人,那些被敌人悄然取代的人,已经要从我们的记忆中溜走了。

是的,我们曾多次几乎将一切搞砸。但这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人类有权要求第二次机会,人类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活,有权去梦想。

朋友们,问问自己。

你已经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当天幕合拢,我们所有人都将成为共同意识的一部分。现在,我们的命运被联系成一个共同体,我们还有自由意志,我们还有彼此。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要求美,要求诗歌,要求自由。

我们要求恶,要求苦难,要求危险。

我们要求衰老、丑陋和性无能的权利,要求生梅毒、得癌症的权利,食物匮乏的权利,令人讨厌的权利,为明天担惊受怕的权利,感染伤寒的权利,遭受种种无法言说的痛苦折磨的权利。

我们要求信仰、快乐和与众不同的权利,要求告别、心碎、遗忘和追忆的权利,喋喋不休地抱怨的权利,犯错的权利,被原谅的权利,爱抚猫咪的权利,等待寻找经历失去爱情的权利。

我们要求以人类的名义和方式决定自己的未来的权利。

我们要求这一切。

 

朋友们。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我们不能很快联合起来,一次性、彻底地摆脱包子的控制,今后就再无人类可言了。我们所有人,不是死去,不是被遗忘,而是全然地不存在了。

 

现在,我想叫你一声同志。

你允许吗?

 

7

火火的眼眶中含着泪水,急切地询问下文。

 

熊猫的演讲让全世界幸存者联合起来了。

他们戴上熊猫面具,抱着猫咪走上街头。

人们组建了一个又一个坚实的堡垒,与把守着卫星发射基地的包子生物一次又一次鏖战。

人们学猫叫,手握人造猫尾,猫咪们磨尖爪牙,嘶嘶着冲锋在前。

他们终于成功了,守住了东经120度。

地球外部的“天盾”从此一直维持着汉堡的形态。

人类将包子生物赶进他们自己制作的飞船,目的地设定在太阳。

幸存的人们整顿旗鼓,在包子们打好的基础上开始新生活。

 

忽然有一天猫咪离家出走了。

人们跟随着他们来到了东经120路。

猫咪们聚集在“生命之环”下面,互相咬着不受控制的尾巴,连成了人类可以理解的话语: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干。

人们也喵喵地叫着,含着泪水向他们告别。

 

老师最后一次见到富贵。

富贵瞎了一只眼,还是那副爱谁谁的欠揍表情,回头看了老师一眼。

猫咪们忽地通体发光,慢慢悬浮而起。一串由猫咪衔成的发光的链条就从那个圆环中穿过,消失不见了。

 

从此,人类再没见过猫咪。

从此,人类也再没吃过包子。

猫咪和包子的记忆随着这一代人的死去慢慢淡化。

记忆,当我们忘却的时候,就成了故事。

 

火火沉默良久:“爷爷,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猫咪来地球也是为了驯化人类,结果半路杀出个包子抢地盘,剩下的人又觉醒了……”

李小明也沉默了,想给孙子一耳光,又不禁在内心计算可能性。

火火说:“知道了,以后不了,没下次了,我保证。那啥,我跟楼下土块27约了两点木星冲浪……”

李小明疲惫地说,你去吧。

火火一溜烟窜了出去。火妈追在后面叫他别忘搽防晒。

 

李小明想人类本质上是无法沟通的。

人类只能依偎着、在不断试错中前进。

 

8

逃离家里压抑的氛围,火火只觉得天地高远,自己面前有着大好的前程。

讽刺的是,宇宙也是这么想的。

火火迫不及待要四处闯荡了。



 END 

图片




高校科幻简介


《高校科幻》是由高校科幻爱好者自发起,力推科幻创作与科学普及,为高校科幻社团及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相互交流的公益平台。




高校科幻定位



打造高校重要科幻阵地。



高校科幻初心


力推科幻创作与科学普及,促进高校科幻社团积极交流,帮助高校科幻科普爱好者展示自我,从而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科幻科普青年才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