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再不看就晚了!

fengtingle 2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热爱生活、热爱自我、真诚善良,善待朋友。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很重感情,只要是真心认定的朋友,都会真心对待。

 

图片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不习惯主动和别人套近乎。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决定要做的事,就会坚持到底。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可以看着喜欢的人转身离开,望着他(她)的背景流泪却不会开口挽留。


月刃佔據的,是邪月魂力強盛的優勢,而昊天錘本身的堅硬與五百斤的恐怖重量也起到了作用,因此,這兩大武魂碰撞的結果就是雙飛。邪月臉色微微一變。右手一招。左手揮出,半空中擊飛地月刃悄然回到了他掌控之中。而另一柄月刃卻又已經飛了出去,再次奔向唐三的身體,同時,重新回到他右手的月刃也緊接着拋出。就算你能用昊天錘抵擋我的月刃又如何?你的昊天錘只有一柄,而我的月刃卻是兩柄。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抵擋我這一前一後的攻擊。月刃對於唐三來說,就像是大號的迴風柳葉刀,眼看那如同流星趕月一般弧線飛來的兩柄月刃,他心中不禁氣苦,堂堂暗器大師竟然被對手當成靶子,這種感覺絕不好受。身體在空中下墜,唐三此時變得極爲冷靜,紫金色光芒從雙眸中噴吐而出,同時雙手已經完全變成了玉色。自己的暗器是不能使用地,現在他所能憑藉地就只有召回的昊天錘。如果是手握昊天錘去磕飛對手地月刃,唐三可以肯定,對手那遠高於自己的魂力必定會創傷自己,絕不可取。瞳孔驟然收縮之間,唐三出手了,依舊是昊天錘。這一次不再是直飛,黝黑的昊天錘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轉起來,看似緩慢,但卻正好迎上了第一柄月刃。和之前的情況完全相同,昊天錘與月刃同時磕飛,但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磕飛的昊天錘竟然在空中正好攔截到了另外一柄月刃,再次發生磕碰。儘管這次力量已經不足,但也足以令那柄月刃改變飛行的方向,斜斜的飛了出去,無法威脅到唐三自己。邪月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不可能。難道是巧合?這當然不是巧合,唐三憑藉着紫極魔瞳的精確判斷,以及第一次磕碰月刃時昊天錘反彈的速率,從他所需要的角度磕中對手月刃,在旋轉中改變反彈方向,這才能以一擊二,成功的擊飛月刃。在唐門的暗器手法中,這叫做一石二鳥。本身並不是什麼高明的手法。但難就難在唐三此時使用的這件暗器重達五百斤,對控制力的要求之高,還有計算的準確性,無疑將他暗器大師的實力充分發揮出來。兩柄月刃重新回到了邪月手中,而唐三也已經腳踏實地,在這一次的對抗中,雙方又打成了平手,誰也沒有佔到便宜。邪月有些憤怒了,儘管對手有魂骨,但他現在卻是結合了自己與胡列娜兩人的力量。從唐三的動作、魂力以及反應上來看,對手受到妖魅技能的影響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可就算如此,魂力比對手高上那麼多的自己,這麼長時間還無法擊潰對手麼?不,這決不可能。宛如人妖一般的邪月瞳孔開始急劇收縮,握住一雙月刃的手上青筋暴露,雙臂緩緩向身體兩旁伸展,月刃展開,合成一個圓形。凝視着唐三,他的目光就像是要擇人而噬的魔鬼一般。唐三依舊平靜,雖泰山崩與前而不色變,這是唐門暗器的基本要求。能夠在妖魅結界中不受影響,不只是他背後的八蛛矛所產生的抵消作用,同樣重要的還有幫他看清一切的紫極魔瞳,以及那雙聽聲辨位的靈耳。深吸口氣,邪月似乎並不着急,凝望着唐三,“你是第一個嘗試我自創技能的人。能夠敗在我的自創技能下,你應該感到榮幸。”唐三冷冷的道:“你還沒有贏呢。風笑天當初對我用出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的時候,應該也是你這樣的想法,他的結果你看到了。”不屑的一笑,邪月眼中妖異之光大盛,“風笑天那種菜鳥也能和我相提並論麼?我的自創技能,是沒有破綻的。領略吧,圓月。”邪月動了,他的身體宛如旋風一般動了,剎那間,他整個人和兩柄月刃幾乎同時消失,出現在唐三面前的,只有一個巨大的白色圓盤。沒有任何摩擦聲和風聲呼嘯,似乎所有的聲音都已經被那圓盤所吞噬了一般。惟有妖魅結界中的紅霧如同漩渦哦一般圍繞着那白色的圓盤旋轉。爲了戰勝唐三,邪月終於用出了他最強的一擊。從魂力上來看,邪月與胡列娜和焱相差不多,魂技上大家各有所長。他之所以能夠成爲黃金一代中的魁首,就是因爲他這個自創技能。而在武魂融合技妖魅中施展這個技能,就是他最強的一擊。憑藉這一招,他親手擊敗了自己魂力達到六十八級的老師。從而被公推爲武魂殿年青一代的第一人。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平时大大咧咧,一旦不开心的时候会故意隐藏自己,总是想把自己装得更独立更坚强。


图片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表面坚强,嘴巴硬,其实内心很容易受到伤害。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很专一,一但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很致命,一直把你牢记在心。


图片

邪月這柄月刃甩出的方位是極其陰險的,首先就切斷了唐三連接在戴沐白腰間的藍銀草,令他無法救援,紅霧雖然沒有籠罩那邊的戰團,但也距離很近,突如其來的背後偷襲,令面對正面巨大壓力的戴沐白措手不及。焱與邪月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唐三的大喝固然提醒了戴沐白,同時也相當於是提醒了他。雙手猛的砸向地面,焱身上的第四魂環爆發了。空氣似乎突然變得粘稠起來,扭曲的波動,燥熱的氣流,令每個人都宛如踏入泥潭般遲滯,一個個岩漿翻騰的氣泡從地面下涌出,吞噬向史萊克七怪。戴沐白聽到唐三的聲音,身體第一時間前撲,他已經感覺到了背後那令他毛孔收縮的寒意。但是,焱突然發出的第四魂技主要就是針對他這個方向的,身體片刻的遲滯往往就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史萊克七怪在算計對手,對手又何嘗不在算計他們呢?身爲黃金一代的領袖,邪月在開始時雖然被唐三所算計,但他很快就明白了唐三的目的。表面上不動聲色的向唐三發動強攻,但在他發現短時間內無法戰勝對手的時候,立刻就改變了策略。眼看着,月刃距離戴沐白就只剩下幾米了。邪月彷彿已經聽到了對手骨骼在月刃切割下破碎的聲音。甚至在他臉上,已經能夠看到殘酷的笑容。第十九集紫極神光第一百二十八章唐門第十,蝠翼輪迴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層層黑光驟然從戴沐白腳下升起,那是一根根藍銀草。藍銀草升起後立刻凝結在一起。變得極其堅硬。不但將外面的扭曲氣流擋住,同時也在戴沐白身體周圍佈下了整整七層屏障。戴沐白遇到這樣的危機,唐三已經顧不得消耗魂力了,萬年魂環之技藍銀囚籠發動,一共七層藍銀囚籠,直接落在了戴沐白身上。刺耳的摩擦聲從月刃與藍銀囚籠接觸的瞬間爆發。一方是強橫的魂力支持,並且經過武魂融合技增幅的月刃,另一邊則是前所未有的第四魂環萬年魂技。究竟誰會獲勝?一道接一道藍銀囚籠在月刃的旋轉摩擦中破碎,但月刃上蘊含的紅色光芒也明顯在削弱。騰空在半空的唐三並沒有閒着,身體從天而降,八蛛矛伸展開來,直奔邪月撲去。八蛛矛加上四肢,唐三最多可以從十二個不同的方位攻擊邪月,表面看去,邪月已經被壓制在了下風。以唐三的攻擊能力,完全可以完成着十二方向的攻擊。但是,在這一刻,邪月就顯示出了他作爲武魂殿黃金一代的強悍,他只用了一個簡單的方法,就破解了唐三從天而降的威勢。身體閃電般旋轉一週,另一柄月刃沖天而起,高速旋轉中朝着唐三切割而去。月刃上釋放着刺耳的尖嘯,論衝擊力。竟然比襲擊戴沐白那一柄還要強。襲擊戴沐白要地是突然,爲了收斂聲息,邪月沒有使用全力,而此時攻擊唐三,他自然沒有這樣的忌諱。看到那柄襲向自己的月刃,唐三不禁大吃一驚,因爲他發現。哪怕在自己的紫極魔瞳鎖定下,那柄月刃的速度依舊極爲恐怖。而在現實中,那月刃後面竟然帶起一串殘影。唐三立刻就判斷出,這月刃的切割力甚至連自己的八蛛矛也擋不住。此時,戰局地另一邊,唐三幫助戴沐白防禦的七層藍銀囚籠已經全部破碎,但那柄月刃也已經後力不足,戴沐白虎爪利刃彈出。將月刃拍飛,而那柄月刃幾乎在與他虎爪接觸地一瞬間就消失了,重新出現在邪月手中。一抹冷笑浮現在邪月的嘴角處,比賽開始到現在,終於開始進入他的掌控。你能在妖魅中看到我又如何?讓我佔據了上風,你就不會再有任何機會。半空中的唐三眼看戴沐白危機已經化解,雖然在拍掉對手月刃時被焱一拳轟飛,但以戴沐白的實力。應該沒有大礙,焱也同樣被趕上來的朱竹清一記幽冥斬劈出數米,外面的局勢依舊是均勢。月刃地尖嘯聲以及上面越發妖異的紅紋,都帶給唐三莫大的壓力,但在這個時候,實戰素養就展現出來。眼看着月刃破空而至。就像被自己的身體吸引了似的,唐三張開的雙臂猛的回收,同時身體在半空中飛快偏轉,左手猛的甩出,重達五百斤地昊天錘直接迎了上去。轟然巨響中,昊天錘與月刃幾乎同時飛射。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很容易被感动。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很敏感,看似什么都不计较、不细心,其实是在包容你,所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及時救治,不然死了可不怪我。”馬紅俊、小舞二人已經匯合在了一起。此時,小舞的無敵金身,以及衆人身上的飛行蘑菇腸效果正好消失。憑藉着巧妙的配合和對魂技的充分利用,他們成功的解決了一名對手。令目前對比出現了偏差。密集的爆鳴聲不斷從紅霧中響起,可見其中戰況的激烈,一聲聲近乎扭曲地厲嘯伴隨着鏗鏘聲持續傳出。紅霧內的戰鬥外面的人都看不到。但史萊克七怪的其他六人都明白,在這個時候,誰也幫不了唐三。除非他自己願意脫離對方的紅霧。否則現在其他人進入紅霧之中,只會給他增添麻煩。戴沐白和朱竹清那邊,兩人在第一次與對手的碰撞之後,立刻改成了遊鬥。並不與焱硬碰硬,憑藉着朱竹清地速度在一旁偷襲,戴沐白正面吸引。兩人魂力雖然差了對手不少,可一時之間也不回決出勝負。畢竟,戴沐白和朱竹清還有最後的殺手鐗幽冥白虎沒有用。焱也不敢將他們逼急了。儘管身爲魂王,他也沒有擋住幽冥白虎的把握。他現在只是希望,邪月與胡列娜能夠快點解決紅霧中的唐三。僅憑外面這些人,現在看來,想要戰勝史萊克七怪已經不太容易了。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的寒光,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光芒每一次閃爍。空氣都似乎變得凝固了幾分,背後八蛛矛就像八柄長矛一般。不斷的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出,而他身體的移動,也完全憑藉着八蛛矛在控制。邪月的月刃比唐三想象中還要強大,那樣堅韌的八蛛矛,每一次與他地月刃碰撞,都會留下一絲痕跡。一些細小點地倒刺甚至會被月刃切掉。要知道,唐三這八蛛矛已經經過了兩隻人面魔蛛的增幅,還有兩大仙草地鍛造。由此可見,邪月手中那對閃耀着紅色光紋的巨大月刃攻擊力有多麼恐怖了。同時,唐三也發現,在這武魂融合技之中,邪月的身體上有一種特殊的效果。至少有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機率能夠自行閃避自己的攻擊。而對於這種閃避,邪月掌握的極好,只要不是肯定會命中他身體的攻擊,他都不會用月刃去擋。而是不斷用月刃消磨着唐三的八蛛矛。那密集聲響,就是因此而傳出的。邪月此時很冷靜,他與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妖魅雖然不具有直接而強大的攻擊性,但也正是因爲如此,對魂力的消耗就比那些攻擊性武魂融合技慢得多,這片紅霧能夠維持很長的時間,他與胡列娜融合之後,自身實力已經暴漲到了六十級開外。他深信,在這種情況下,唐三不可能贏得了自己。事實也證明了他的想法,邪月憑藉着對月刃精妙的控制,已經不止一次震開八蛛矛,就在他即將切近唐三身體的時候,唐三立刻釋放一個纏繞或者寄生,才能令他暫時停下,脫離出攻擊範圍。唐三的八蛛矛本身就富有很強的力量,再加上唐三本身的力量和魂力,直接攻擊效果足以媲美五十級魂王,可他現在面對的邪月畢竟有六十級的實力。十級的魂力差距是巨大的。如果不是唐三憑藉着八蛛矛來實戰自己的鬼影迷蹤以及低級魂技的輔助,他現在已經撐不住了。唐三明白,以對手月刃的鋒利程度,不論是自己的第幾魂技,都不可能困住邪月。他現在要做的,一個是消耗對手的魂力,另一個就是耐心觀察對方的破綻。儘管正面打不過對手,但好在對手不會施展其他技能出現,這就讓唐三不必擔心突然的攻擊。從邪月沒有讓紅霧籠罩他們本方中人就能看出,妖魅技能對於他們自己人也是有負面效果的。突然,邪月架開八蛛矛兩記攻擊後猛然回身,在他手中的兩柄月刃,突然有一柄電射而出,繼續旋轉之中飛了出去。唐三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憑藉紫極魔瞳,他能夠清晰的看到那月刃在空中帶起一條弧線,直奔戴沐白切去。唐三可以說是這個世界的暗器大師,從月刃飛行的角度和速度他就能看得出這一擊有多麼狠辣。哪怕戴沐白有白虎金剛變和白虎護身障護體,也不可能擋得住六十級魂力附加的鋒利月刃。“沐白,小心。”唐三瞋目大喝。八蛛矛驟然插入地面,再推送着他的身體閃電般彈起,直入空中。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很正义,好打抱不平,讨厌虚伪,谎言、讨厌欺骗。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吃软不吃硬,要知道爱睡懒觉的人脾气很硬,不会允许别人的不信任和挑战。


他的火焰領主可不只是火屬性,而是火、土雙屬性。能夠作爲黃金一代中的一員,又豈會平庸?他們這邊交手,朱竹清和戴沐白被第一擊所壓制。而另一邊,以二對三的小舞和馬紅俊卻並未吃虧。小舞的蠍子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散開了,漂浮在半空之中,烏黑的長髮宛如黑色瀑布一般垂過腳下。身形輕動,頭上黑髮已經宛如烏雲蓋頂一般揮灑而出,而她的身體也柔和的飄了出去,直奔對方切近。仔細研究過史萊克七怪的對手自然明白小舞的魂技特性,只有完全近身,她的實力才能最大程度發揮出來。而只要阻止了她的謹慎,她就不會有什麼威脅了。因此,對方三名戰魂師中的一個驟然上前一步,一層強光伴隨着第三魂環亮起,光芒驟然擴散,變成一個擴大的白色光環,朝着馬紅俊和小舞撞去。當然,面積覆蓋還有他們背後的寧榮榮與奧斯卡。這竟然是一個與火舞抗拒火環類似的技能。只不過屬性不是火焰,而是類似於神聖的屬性。“直線。”小舞大喝一聲,猛的張開了自己的手臂。馬紅俊、奧斯卡、寧榮榮三人反應的非常快,憑藉着飛行蘑菇腸,他們此時在空中的速度是極其驚人的,三人只是一瞬間,就都排列到了和小舞一條直線上,而這條直線與對手擴散出的白色光環更是無限接近於垂直的角度。紫色的第四魂環從小舞身上爆發,金色光彩席捲了她的身體,那原本能夠將他們全部撞飛的白色光芒就那麼在小舞身前消失了,令整個光環多出了這樣一個缺口。而也就是這樣一個缺口,在擴散之下,根本就無法作用在與小舞保持在同一直線上的馬紅俊三人。加速,馬紅俊前衝。小舞開啓了第四魂技無敵金身之後,整個人也在瞬間失蹤了。無敵,絕對的無敵。在無敵金身產生作用的數秒內,小舞是完全無敵的。這個技能與小舞原本的技能搭配,就像是早就設計好的似的,沒有這個第四魂技,小舞只是近身強者,當有了這個技能之後,想不讓她近身也不行了。無敵金身之後,立刻就是瞬移,下一刻,小舞已經來到了那釋放光環的對手身邊。她出現的位置極爲巧妙,正是距離對方另外兩名戰魂師最遠的地方。對方就算施展魂技,也必須要先從那釋放光環的隊友身上掠過才能作用在小舞身上。烏雲蓋頂,黑髮宛如靈蛇一般纏上了對方的脖子,此時,無敵金身的效果還沒有消失,對手瞬間又爆發的一個魂技落在小舞身上根本沒能產生任何效果。他想要抓住小舞的長髮,可那長發卻像是有了生命似的極其順滑,他的手指根本無法將長髮留住。脖子被纏繞收緊,小舞的一隻腳已經點在了他的腰眼上。雖然唐三得自唐門的功夫並不適用於小舞,但兩個人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人類身上那些地方是弱點,唐三還是早已經交給小舞了。腰眼被腳尖點中,對手頓時泄勁,下一刻,小舞的腰弓已經在無敵金身狀態下發動。腰弓本身就增加一倍的力量,而無敵金身更是能對腰弓再次增幅,那瞬間爆發出的力量就算是六十級魂師被摔出也毫無辦法。更何況這名武魂殿學院戰隊的隊員,腰眼穴位正好被小舞腳尖點中,整個人頓時如同騰雲駕霧一般飛了出去。只是完成了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小舞並沒有追上去施展他地八段摔,而是靈巧的一彈一跳,身體滑入游魚一般躥了出去,正好躲開了對方另外兩名戰魂師的攻擊。同時,她也完全吸引了那兩人的注意。只是再用出一個瞬間轉移,她就成功的逃出了對方的攻擊範圍。而就在這時候,那魂師被甩出的方向卻已是劇烈轟鳴。被腰弓重摔。那釋放光環地魂師頓時處於短暫的昏迷狀態,而就在這個時候。早已經瞅準機會地馬紅俊從天而降。邪火鳳凰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發動。對手眩暈,是馬紅俊這個技能發動的最佳時機。他當然不會放過。扭曲的光芒在不大的範圍內瀰漫,熾熱的火柱在瞬間升騰。轟然巨響之中,對方那名隊員已經被火焰完全吞噬。下一刻,馬紅俊的身影從火柱中走出。同時一腳向身後火柱甩出,一個已經完全變成焦黑的身影頓時被踢地飛了出去。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总是很任性像小孩子气的固执,即使是错,下次还是固执。


唐三之前之所以沒有趁機發動攻擊。就是利用那短暫的時間釋放出了自己的外附魂骨八蛛矛。八蛛矛的出現,立刻就令唐三感覺到全身一輕。八蛛矛的增幅效果直接就將對方武魂融合技的削弱抵消了。邪月與胡列娜的這個武魂融合技主要依靠地是魅惑與魂力的融合,唐三昨天和大師商量的時候,告訴大師,他願意以一己之力來面對這兩大強者。並不是說他對自己的實力有多少信心,而就是因爲這個武魂融合技的存在。他就盼着對手在一上來就施展這個技能。使用了武魂融合技,邪月和胡列娜就不能使用其他技能,而魅惑對於擁有紫極魔瞳的唐三來說。根本就是無效的。所以,當唐三深入紅霧之後,他所受到的影響遠比邪月判斷地要小,憑藉着紫極魔瞳,在這裏他也完全能夠清晰的看到周圍一切。這是八蛛矛吸收了第二只人面魔蛛能量之後第一次正式出現在戰場上。在以前的比賽中,雖然也曾驚鴻一瞥,但在唐三的刻意控制下,他始終保留了自己這個強大的能力。下面四根蛛腿將唐三的身體撐起在空中。長度增加到四米地八蛛矛看上去更加恐怖,尤其是上面增加的倒刺,都帶着一層藍汪汪的光影,其中蘊含的劇毒乃是一隻百年人面魔蛛和一隻千年人面魔蛛疊加,再經過唐三體內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寒熱兩大仙草錘鍊而成。哪怕是獨孤博,也不敢說一定能解除這種劇毒。同時。在吸收了第二個人面魔蛛的能量之後,唐三的八蛛矛徹底進化了,不但變得更大,而且也變得更加堅韌恐怖。從兩個方面給唐三分別附加了力量與敏捷。而八蛛矛本身的作用更是巨大。在史萊克七怪平時的訓練中,唐三釋放八蛛矛後,哪怕是戴沐白和朱竹清施展了幽冥白虎也無法戰勝他。因爲,有了八蛛矛的幫助,唐三的爆發力就變得極其恐怖。不論是攻擊地爆發還是速度地爆發,都是如此。唐三和大師,就是要營造這樣一個氛圍。以唐三面對邪月和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等於是以他一個人地力量面對對方兩名五十級以上的高手。在不能使用暗器的前提下,唐三就算用出外附魂骨按說也只能與其中之一戰鬥。可對方使用武魂融合技卻作繭自縛,令自己無法使用技能。雖然魂力大幅度提高,但唐三憑藉着技能和八蛛矛,卻並非沒有一戰之力。至於外面的戰鬥,就要看史萊克六怪的發揮了。戴沐白虎爪驟然彈出,發出鏗鏘的金屬爆鳴聲,直撲下方的焱。作爲武魂殿黃金一代的成員之一,焱的實戰能力極爲出色,雖然眼看着史萊克六怪飛出了邪月與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控制,卻沒有半分驚慌。熾熱的暗紅色火焰從身上驟然冒起,與此同時,他的身體在前兩個魂環的作用下劇烈的膨脹起來。上身的衣服瞬間破碎,焱的肌肉隆起的宛如花崗岩一般,只是剎那間,他的身體竟然已經膨脹到了三米開外,比使用了白虎金剛變的戴沐白還要大的多。雙拳對撞,發出一聲鏗鏘爆鳴,和身上熾熱火焰正好相反的是,他的眼神變的越發冰冷。武魂殿學院戰隊的另外四人中,三名戰魂師踏前一步,迎上了馬紅俊和小舞。而那名輔助系魂師的輔助之光則落在了焱的身上。虎掌張開,帶着那機器鋒銳,長達尺餘的利刃,戴沐白撞向了焱。焱雙拳掄起,整個人如同旋風一般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轟然巨響中,戴沐白應聲爆退,在正面的撞擊下,他竟然被焱撞的倒飛出七、八米開外。在轟鳴之中還有叮的一聲脆響,卻是朱竹清的幽冥突刺準確的斬在了焱的脖子上。她與戴沐白之間的配合就像唐三與小舞那樣默契。正面戴沐白強攻,她則像幽靈一般潛伏在戴沐白背後,給對手以致命一擊。但令氣血翻涌的戴沐白和朱竹清暗暗吃驚的是,中了朱竹清的幽冥突刺,焱竟然只是脖子上多了一條白痕而已。並沒有絲毫破損,他身上的熾熱反而更加劇烈了。好強的防禦。極熱、強攻、強防,這就是焱的武魂,火焰領主。從某方面來看,他的武魂應該屬於獸武魂,因爲在使用的時候,這個武魂也是以附體形態出現的。達到了五十級,焱憑藉着前兩個魂技就令自己的身體堅硬到此種程度,可見其威勢之強。

图片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胆大又害怕失败,但表现出来的都是强悍的一面。


在輔助魂師的幫助下,這次他的紅霧分散的面積更大。幾乎籠罩了場地四分之三。只有他們那一方的其他隊員沒有被覆蓋。“除非你們會飛,否則,想要脫離我的武魂融合技,那是不可能的。”邪月冷聲中又沒入了紅霧之中,這次他放棄了對唐三的攻擊,而是直接摸向了寧榮榮。不仔細辨別的話,只會認爲寧榮榮用的是七寶琉璃塔,誰都知道這天下第一輔助武魂的厲害,先讓寧榮榮失去戰鬥力,無疑也會給勝利增添砝碼。而就在邪月撲出的同時,耳邊卻傳來了唐三的聲音,“那我們就飛給你看。”不論是騰起在空中的戴沐白和朱竹清,還是落在地面的其他人,在一瞬間背後突然都冒起了一層淡淡的光芒,光芒化爲翅膀,六人身體幾乎同時加速,一瞬間就衝出了紅霧範圍,直接升入空中。正是大香腸叔叔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起了作用。從比賽一開始,奧斯卡就在不停的製造着他的香腸,第一根是亢奮粉紅腸,給了唐三,之後他飛快的製造出了六根飛行蘑菇腸,分別給了自己和其他五人。此時用出,正好脫離了對手的武魂融合技控制。“這怎麼可能?”教皇比比東眼看着史萊克六怪飛出,也不禁等到了雙眼。戴沐白和朱竹清直撲對方的另一名魂王焱,馬紅俊和小舞則迎上了另外三名戰魂師。寧榮榮的九寶琉璃塔光芒綻放,一瞬間就給馬紅俊施加了攻擊增幅,給小舞施加了敏捷增幅。在這場比賽之前,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只用過一次,就是當初對象甲宗一戰之時,那時候,他們還沒有引起注意,奧斯卡雖然短暫的出場,但唐三身上的光芒實在太耀眼,所有目光都關注在他身上。最重要的是,那時候飛行在空中的也只有唐三一個人而已,其他人都是他憑藉着藍銀草來控制的身形。忽視一名輔助系魂師,是武魂殿學院戰隊最大的錯誤。此時雖然依舊勝負未分,但戰局已經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中了。看到史萊克六怪突然飛出自己的武魂融合技控制範圍,邪月也是大吃一驚。但此時此刻,他卻有些騎虎難下了。武魂融合技固然厲害,可一旦施展之後,也會大幅度的消耗自身魂力。同時,在武魂融合技施展的過程中,是不能再施展其他技能的。就像每次戴沐白和朱竹清用過幽冥白虎以後都會力竭。雖然對手飛行的能力令邪月明白自己的武魂融合技優勢不在,但這個時候他也不能解除這個技能。否則的話,只會令自己與胡列娜的魂力更大幅度的消耗,反而落了下風。現在他唯一的選擇,就是先幹掉武魂融合技控制範圍中的唐三,然後再去輔助隊友對付史萊克學院的其他人。邪月相信,雖然少了自己兄妹二人,但己方的實力卻依舊不是史萊克學院能比的。戰局雖然失控,但勝利的也必然是他們。自己將唐三擊殺之時,就是決勝的一刻。令邪月有些意外的是,在他短暫呆滯的時候,唐三並沒有向他發動攻擊,等他回過神來再看向唐三時,唐三整個人已經出現了奇異的變化。紅霧內的情況,只有邪月一個人能夠看到,他吃驚的發現,就在面前不遠處的唐三背後,生長出了八根粗壯獰惡的長腿。每一根長腿的長度都在四米開外,粗如手臂,紫黑發亮,一根根微曲的倒鉤上寒光閃爍,每一根長腿都分成兩截,最前端的鋒銳就像無堅不摧的長矛一般。魂骨?一瞬間邪月就猜出了唐三背後八蛛矛的來歷。比賽之前,他們曾經仔細研究過唐三的魂技。唐三只有四個魂環,除了亂披風錘法那昊天宗的自創技能之外,唐三的四個魂技早都被他們爛熟於心。此時此刻,他身體突然出現如此明顯的變化,顯然不是魂技所能造成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魂骨。從背後涌出,難道是軀幹魂骨?原本打算在短時間內解決唐三的想法立刻被邪月壓了下去。雖然眼前地對手魂力比自己弱了不少,可這魂骨的出現,無疑拉近了雙方的距離。現在他最大的憑藉還是武魂融合技對唐三的削弱。邪月相信,只要自己小心一點,不但能夠完成教皇交付的任務,還有足夠的餘力去幫助自己地夥伴。但是,真的像他想地那麼容易麼?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生气的小事很快就会忘记,不记仇。


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人——别人对自己的好会铭记于心,有恩必报。


你喜欢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吗?如果说中了你的性格,请转给你的朋友看看。


如果你身边有喜欢用自己照片当微信头像的小伙伴,遇见是福分,好好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