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绘本馆新东方 小小数学达人之门萨俱乐部魔方、数独

fengtingle 2

您看见得标题内容,我都有。

了解更多加V:zrdk2016

萌萌致力于挖掘优质的学习课程资源,打造移动的图书馆。公众号仅展示部分目录。

更多课程添加微信:zrdk2016.如需找课程或者加入会员和代理可与我联系。

(需要此课程可以联系文末微信获取)

图片


好课资源分享 ,想要学习此款网课的朋友快来联系我参与学习~

欢迎热爱学习、想赚钱的伙伴和为孩子教育辛苦付出的家长朋友们加入,提供各大知识平台优质资源共250000GB课程,为您奉上营养丰富的知识盛宴,会员即可全部免费观看!!!

图片

每周更新100多门课程,全网课程都有!有需要的扫描下面二维码找我。

如果二维码失效,加微信:zrdk2016,获取课程!

另招代理

招网课代理,月入过万不是梦,专属引流培训,全程实操干货,日引20-50精准粉丝!不懂引流没关系,一对一指导各渠道核心引流技术,高转化话术以及朋友圈包装,自己学习的同时还能兼职赚钱。团队有专门的代理交流群,享受团队的支持和扶持。

低价需要此课程可以联系文末微信获取众筹课程,扫下方二维码

(若二维码失效,复制微信zrdk2016添加)

图片图片

免责声明::资源收集于网络,仅用于试学及购买课程之参考,切勿用于其他用途,请支持购买正版课程!如若侵权,请留言告知删除,谢谢!


--------------------------以下内容请忽略---------------------------

“落天,开始吧。妖怪,你可以布置你的传送阵了。”说完,莫蓝闭目再次沉入了斗魂之中。雪碧白多黑少的瞳孔中,光芒不停的闪烁着,似乎内心在不停着挣扎。
  片刻后,他似乎决定了什么,开始在旁边用一个个高级魔晶布置起传送阵。
  辣条微微一叹,淡淡的向莱茵特斯笑了笑,“如果想到解开,斗帝陨落之地恒古就存在的秘密,一点风险恐怕是需要冒的。”
  莱茵特斯的脸色非常难看,从心底他就不赞同这种有些疯狂的危险举动。但他知道,三个人是不会放心他自己独自留在大陆的。如果他露出一丝不去的意思,三个人必然会全力将自己留在谷内。
  无可奈何的莱茵特斯,向辣条苦笑道:“但愿我们不是在自杀。”一缕肉眼难见的金芒,一团朦胧的白光,一片扭曲的空间,同时隐晦的融入了落天身体内。
  三大斗皇并不知道,靠在树上似乎无所察觉的莫蓝,正在斗魂中全力催动着隐于落天体内的木剑,防御着进入落天体内的危险力量。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半天时间很快过去。传送阵中的雪碧,突然感知到入口中那一线的平静,传送阵中的四人凭空消失,如同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当落天再次睁开双眼时,空荡荡的萨玛特山谷只剩下他一人。
  莫蓝的声音,依旧在落天斗魂中回荡着,“快速出谷,我的加持会很快消失。去火焰帝国,加入教廷,具体怎么做,翡翠阁会通知你。和他们一年的约定取消,你不得再次进入这个山谷。”
  莫蓝的留言,让落天心中暗暗发寒。他能够肯定,莫蓝是想将其它三人永远困于斗帝陨落之地……
  华夏帝都,皇宫的勤政殿内。如往常一样。在天明十分,进行着帝国最重要的行政朝会—早朝。
  这个时候,是帝都内的各级官员,以及在帝都各个领地的代表。聚集最全的时候。没有人胆敢以什么借口,逃避帝王早朝,对于不朝的官员,帝都有着一套复杂的监视和督促办法。
  浮随风俯视着大殿中的几百官员,几月间变的越来越锐利的眼神。从他们崭新的官服上扫过。片刻后,他沉着脸道:“几个月间,帝国国库缩减三分之一,你们有什么解释。”
  浮随风的脸色令整个大殿的气氛变的非常沉闷,徐英虽然与浮随风有着特殊关系,但做为财政大臣的徐英,不得不顶着压力踏出列队,跪于大殿中央,“陛下,帝国财政缩减。主要是近期礼仪司董老的改革力度太大。
  他不光重新设计了各级官员的服饰、礼仪、用品、行架等,而且在民间,也开始加大补贴力度,以刺激百姓更改一些习俗、服饰、礼仪,这一系列看上去毫无意义的改革,用度非常大。”
  对于董老有意见者,看来不至徐英一人,他的话音落下,莫标也站了出来,行于大殿中央。向浮随风行礼后,道:“陛下,徐英大人所说很有道理。礼仪司董老的各种改革,在我看来都是些琐碎之事。对帝国的发展毫无用处,而且各种琐碎之的开销又非常惊人。”
  “以他提出的官印制来说,本身确实有利于各级官员形成一个系统,以方便整个帝国的管理,以及各系统间的辨识。
  但在官印的质地上,董老坚持用紫晶制作。而且制作中添加的阵纹工艺、程序都非常复杂。单单这个官印,就消耗了帝国紫晶储备的十分之一,我认为,这根本没有必要。”
  做为帝国将军的莫标发话,许多官员跟出来复议,通通是弹劾董老实施的改革弊端和琐碎。
  改革无用论,慢慢在众臣的争议下形成。
  浮随风皱着眉头,虽然他也暂时看不出董老一些改革的用意,但这是莫蓝的意思,在没有显示出巨大危害前,浮随风不想去抵制莫蓝的决定。他在心底还真的相信,莫蓝不会做出有损帝国的事情。
  身着黑色金纹长袍的浮海宝,走出列队。他身上的黑色官服,也是出自于董老的设计,这种颜色官服,在帝国只有左右宰相有资格穿着。
  浮海宝一对空洞的眼神,移向争论中的众大臣,轻轻一咳道:“关于董老的各种改革方案,都是通过陛下和神王认可的,怎么,你们有更好的建议?”
  虽然浮海宝自己知道,董老这么做的意义,但对这些思想僵化的大臣,抬出莫蓝,一定比解释更为有效。
  浮海宝的话,令大殿瞬间安静下来,更有不少大臣,眼神有些慌乱的从大殿角落,一把空荡荡的椅子上掠过。浮海宝似乎非常满意自己话语所产生的效果,笑了笑继续道:“与其在这争论如何节流,各位不如想想,如何为帝国开源。”
  莫标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浮随风不去阻止,看上去胡乱改革的董老。原来董老背后有自己孙子撑腰,做为爷爷的他,又怎么会和自己的孙子做对。
  莫标眼中的神光一闪,向浮随风道:“既然董老的改革是陛下和神王的意思,那么想来一定有我们所无法明白的含义,但帝国面临的财政危机也必须解决。”
  莫标顿了顿,似乎整理了下思路,继续道:“陛下,其实以帝国的庞大疆域,对这些改革用度,是能够承担,而且有余的。只是,现在帝国各个领地内的各种税收不等,而且也不够透明,这恐怕才是国库入不敷出的根本。”
  莫标说的很婉转,事实上,帝国各个领地内的苛捐杂税不少,但上交于中央的税款永远不多。所以,华夏帝国虽富,但仅仅是富了各大领主,而不是富了国家。
  浮随风等了半天,总算等到有人提出,他真正关心的问题,他赞许的向莫标点了点头,“各大领地的代表,你们怎么看莫标提出的问题?”
  于朝堂打滚三十于载的莫标,率先前一步,“陛下,老臣愿意将莫家领地内的定税、税收权,归还中央。当然,希望中央也能够安排领地内的合理用度。”